落魄书生.

我们都是过客,故事才是主人_

【逃逸】人生百态,所幸有你.

_HE.

-故事很长,愿你们可以看完。
-写的文笔不是很好,希望大家可以谅解。
-愿每个人都永远快乐,深情依旧。
-这篇文以前分开发过一两章,后来把坑填完了,就一起发了。
-希望你们喜欢。期待评论。


我们都是过客,故事才是主人_


《人生百态,所幸有你.》















序.故事的开始。

时光太窄,指缝太宽。
三年,也不就是一霎烟火。

2017年,有一个选秀类节目曾经出现在人们的视野中,故事就从这里开始。

那个盛夏,一个少年他得冠了,拥有无尽的荣耀和光辉,通告和活动从未停下,成了空中飞人,凭借着不忘初心越走越稳,前途一片璀璨;而另一个少年,却停滞不前在人气选手的位置,间断出了些新歌后便杳无音信,再也没有出现在公众面前,直至一点点被人们淡忘,被岁月抹去。





壹.还记得吗?你我的初见。


那一年,毛不易第一次眼熟廖俊涛是在吵杂的候选室里,背负着梦想的少年们将一个一个被选拔,胜者留下,败者淘汰。

热闹的气氛驱散了紧张的情绪,一片笑声中,却有一位少年始终一言未发,格格不入。





他低头在本子上不断书写着什么,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隔绝了外界所有的喧嚣和浮躁,在同龄人恣意无忧的年纪,身上却早已具备了平常人少有的淡然透彻。




突然,大屏幕上跳出了选手晋级的消息,随之而来的声音引得毛不易下意识地抬起了头。
映在眼睛里的,是附着的一张选手照片和名字:廖俊涛。





照片里的少年,唇红齿白,圆圆的脸白皙干净,看起来软软的,让人想薅一把。




但最让人过目不忘的是他的眼睛。
那对眼眸是蜜糖色的,像有着生生不息的温暖从瞳孔里迸放出一般,溢着极其吸引人的光彩。




长的真好看。
格外有文化的毛不易此时脑海里却也只是能简单的蹦出这三个字来形容内心的感受。
因为是真的很好看。




后来。
在完成了第一期节目的录制后,胜出的选手们回到了后台。
毛不易依旧是一个人。
他不善于交际,在这个纷乱的大环境中,也没有几个人会主动和一个安静得有些古怪的人搭话。




但是,生活中也不乏交际花这种可怕的生物。
他们任何一个人都不会轻易放过。




“嘿。你就是巨星毛不易吧。我是廖俊涛,你应该是记不得了。看你节目里面真的好逗啊,比赛前还干了一小瓶白酒,真的是厉害咯……”



还没等毛不易回过神来,来人就开始不停的絮絮叨叨起来了。


哦,原来是那个廖俊涛啊。

真人比照片好看点的啊。

虽然话很多,笑声很魔性,还总是莫名其妙的哈哈哈,不过,好像也不是很烦。

于是毛不易带着不易察觉的微笑,推了推眼镜框,认真听眼前的大男孩讲话,偶尔也会淡淡回上几句。


他看着那个蜜糖色的瞳孔里映着他的身影,他的酒窝,他的眼睛。不自觉间,笑意一点点染上了眉梢。


他们一定都不知道,缘分就从这里无端开始了。
两个性格互补,才华横溢的人在大千世界里相遇,互相纠缠着走了大半辈子。



之后发生的事大家都有目共睹的。
两个人的感情愈加要好,最后耍着小心计分到了一个宿舍里。

毛不易多年以后的回忆中仍有一份温存属于4号房。
住进同一间宿舍之后,经常性的,在一个阳光洒落的黄昏,他坐在床沿上,听对面那个他万分崇拜的少年娴熟的弹着吉他,唱着自己的原创,嘴角漾着勾人的笑容,满眼温柔与他相望,他有时还会间断的涨红着脸帮他合声。

美好的让人想哭。
要是所有的人一直亲近下去多好,不会疏离走散多好。要是那些在舞台上闪闪发亮的星辰一样的少年,永远属于那一年的夏天,多好啊。


贰.意料之外。

可是世事总是不如人料。



阴阳差错的,毛不易心中的最强实力被淘汰了。
明明在彩排的时候进九大厂牌晋级的人,直播时却因为人气的缘故,丧失了机会,成为了这个舞台上最大的遗憾。




少年执着的梦想,却被现实摧毁的支离破碎。
在这个时代,这个舞台,人气掌握着少年们的去留权。
对于一些人来说当然是不公平的。
才华横溢却又无处伸。
因为赛制的小小不公,他还要苦熬多少年?
毛不易不知道也不敢去想。
他的心被揪得生疼,眼泪也啪嗒啪嗒不停往下掉。
第一次,在舞台上很没有面子的哭成了泪人。




他其实看见了他的失落和无奈,只不过这些不被人喜欢的负面情绪全都被那个心思细腻的少年用微笑掩盖掉,为了给故事一个美好结局。




“从眼里逃出的落寞是消不掉的。”
而这种苦楚,毛不易体会到了,成为了他记忆中较为深刻的一篇。






再再后来啊,毛不易在巨大的惊愕中夺冠了。他捧着两束鲜花有些手足无措的站着,抿着嘴,没有显示出过多的高兴,眼神止不住的四处乱瞄,终于在后边发现了那顶熟悉的渔夫帽。
但帽子的主人却始终低着头,即使最高荣誉就握在自己手里,但毛不易的心中不免有些急躁和不安。



其实,不该这样的,这个荣誉,应该是他的,他心目里的那个无冕的冠军。



在毛不易第一次看回放的时候,他就清晰地捕捉到廖俊涛眼眶里强力扼制住的马上要喷涌而出的泪花。


那些透明晶莹的泪水在舞台大灯的照耀下格外刺眼,屏幕里的少年伸高自己的胳膊,如往常一样的“victory”手势,不出意料的,跟那次一样。


少年白皙的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礼貌却分外疏离,没有半点快乐的影子。


毛不易的鼻子有些酸。


他明白的,他的泪水中,既有由衷的为他夺冠的高兴,也有跟自己最亲密的人对比过后无法驱散的沮丧。


因为,他,是三个人中最早离开的,最有才华却一直停滞不前的。人不红歌不红,他一度陷入了这种僵持的状态,好似一个魔咒,任凭做了如何努力,都无法走出。

毛不易很想现在就去拥抱一下那个令他心疼不已的少年。
但就是因为经过了夺冠之夜,他现在正站在最高点上,被光环划进了一个圆圈里,与其他选手通通隔开。
想去拥抱,但好像他们之间又很遥远,遥不可及。


他知道,他们两个人所走的路,会随着时间的推移,变得愈加分离,也许这个夏天,是个美好的开始,但同时也暗示了未来的他们的结尾。


弎.差距。


明日之子巡回演唱会完美终结,所有的成员都回到了各自的家中,即将开启不同的人生。


随着通告和行程的不断增多,北京的那个属于毛不易和廖俊涛两人的房子,时不时地变得空空荡荡。

自己一个人在家也没有乐子,在无事可做的日子里,廖俊涛会把自己关起来,一个人创作。还有的时候,一时兴起,订上机票,去找参加明日之子的好兄弟们。

但毕竟,人们都在为自己的事业不断奋斗着,像廖俊涛这样平淡闲散的人还是少数。

很多次的一腔热忱都被电话的忙音或是一句抱歉的话语浇的冰冷,毫无生气。

只能怀揣着满心失望回到自己的小空间里,在寂寞中等待家里另一个人回来。


生活好似故意捉弄般地,一个人回来了,另一个人又有事离开,一个月,除了微信上草草的聊天以为,真正促膝而谈的日子屈指可数,有时,连一个月都见不到一回面。疲惫,厌倦,寂寞,猜忌,失落在这栋房子里不断无声蔓延。


两个人嘴上说的“兄弟情”其实早在那个夏天就已经变质,却因为现实的残忍不敢戳穿,躲在默认的安全线以后,偷偷地小心翼翼地留意着对方。



他们理想中的共同生活,美好温馨又平淡,只是谁都没有料到,会被疲惫打击得如此不堪。





肆.变故。



清晨的阳光从乳白色的薄纱窗帘中透进房间,灿烂又耀眼,木质地板上光影在不断跳动,屋内的那个人却感觉不到一丝暖意。


昨天,毛不易偷得半日清闲回来了,廖俊涛也正好没有行程要奔波,好不容易相聚一回,毛不易兴致盎然地开了瓶红酒,可是谁知道廖俊涛酒品极差,两三杯就醉了。
这正趁着酒意,一没遮二没拦地,就把自己心底的话通通倒出来了,曾经的失落和伤心一层层被剥开,裸露在毛不易面前。


“老毛,你知道吗……”似是下了极大勇气般地,廖俊涛压低声音缓缓启唇。“你这次回来我真的好高兴。你不在的时候,房子里死气沉沉的,一直只有我一个人,张口说话也只能听见自己的回音。每个晚上天色都暗淡得吓人……”

声音逐渐哽咽,还染上了一丝哭腔,“其实有的时候转身看看周围人,会发现大家都在为事业奋斗,只有我……只有我像被整个世界抛弃般地停滞不前,目送身边的所有人渐行渐远啊……”


“我真的不想再这样下去了,我怕,再这样,我会把最初的自己弄丢了……”廖俊涛低垂着眼眸,好看的睫毛上被泪水浸湿,白皙脸颊上的泪痕在灯光下格外显眼。

“俊涛……”
毛不易没有继续说下去,只是紧握着拳头默默听眼前人诉说他的委屈,他的失落,他的不堪,他的所有因他而生的坏情绪。

廖俊涛突然笑了,泪腺像开了闸的水龙头,泪水肆意流淌下来。

“毛不易……”他很少唤他全名。
“我是真的很喜欢很喜欢你,就是那种想跟你过一生的喜欢,可这种感情太累了,我好像撑不下去了。”泪珠挂在唇沿,他伸出舌头舔了舔,咸的。



毛不易红了眼眶,他其实有想过要奋不顾身,可要怪就怪整个现实世界太残忍,这种行为不切实际,不会给他们留一丝退路。
“我也是真的很喜欢……”
他急迫地张口,生怕以后再也没有机会。

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对面颤抖得不行的声音打断,“老毛……要不然我们算了吧。”



“嗯。”
意料之中的回答,他为他,什么都可以答应,什么都可以放弃,包括那紧攥在手中还未绽放的爱。




可惜啊,
没机会了。
还没开始就结束的恋爱和还没打骨朵就枯萎的花朵,何尝不曾一样。



挺好的,不是吗?
终于可以得到所谓的解脱了,不用再把整颗心都拴在一个不归人身上了。
那为什么还要流泪?
为什么还会感受到撕裂一般的痛?


廖俊涛转身径直往门的方向走去。
在手握把手的那一瞬,他转过身,试探地说出口,“老毛……”他的嗓子低沉喑哑。
“如果……我是说如果,有一天我有资格跟你并肩站立了,你还会愿意再回到我身边吗?”



时间一分一秒溜走,当他以为要等不到回答的时候,他看见对面的男人温柔地笑笑,一如当初在小海子一样,声音不大却足以被听到。




“好。”






伍.现实.

“嘶……”
醉酒的头痛再次袭卷了男人的脑海,修长手指抚上头,轻轻揉着太阳穴。

好像,以前这种时候,总会有一个温暖的人在自己身边吧,心疼的嗔怪,但总是把温柔毫不保留地献出。
这是,多久之前的事了?



好久好久了。他好久没看见他的他了。



黑夜如潮水,把浑身酒气的男人包围。
饭局这种事他廖俊涛从来不擅长,从前一杯就倒的酒量也被练成了十杯不醉。


他一直在努力。
为了那个几年前荒唐的约定。



那,我在努力,你还当真吗?



现在的廖俊涛早已成为华语乐坛流行指数前五的歌手之一。
从当初的默默无闻,到现在的风生水起。没有人会体会他努力没有结果时的迷茫彷徨。



好几次醉酒的夜晚,梦回那年盛夏,那个人,那个他很爱很爱的人,脸上带着温柔笑意,牵住他的手,走过黑暗街头,为他驱散迷惘,找寻光的来处。

也许,正是这飘渺模糊的梦境,变为了他坚持的根源。
做音乐红,就不得不进娱乐圈,这么一个大染缸,早就已把他的棱角打磨的光滑,唯独留下的,还是他那颗炙热的鲜活的初心。



他们很久没联系了。



廖俊涛不敢主动,而毛不易习惯被动。



说来也巧,两个都占据歌坛顶尖席位的歌手,却从来没有在一次活动里同框过。只有廖俊涛知道,毛不易在刻意的逃避。他怕他们两个最后又重蹈覆辙,天各一方。



那还不如像这样不见面的好。



廖俊涛的日子平淡无常,接着不停的公告,坐着飞机四处奔波。忙碌,却填满了他内心的孤独。他早已习以为常,那就平平淡淡过完这一生吧。



有些爱,成全不如放手。对谁都好。




一个知名的颁奖典礼上,闪光灯不断晃着,毛不易沉稳老练,一脸淡漠,回应着记者的提问。着实刺眼,但毕竟这么多年了,早就习惯了。就像已经习惯了没有廖俊涛的生活一样。


原来,谁没谁不可以活下去。



台下的暗影里,廖俊涛默不作声,他眼神紧随毛不易,眸里映满思念。


其实他知道毛不易要来,为了能再见他一面,特意在毛不易之后答应了邀请,在毛不易上台走红毯之前就早早落座。


再见一次,就再默默地看一眼。


只要亲眼看见他幸福快乐就好了。



那你为什么还这么不甘心?



陆.故事的结尾.




廖俊涛敢确定,毛不易一定看见他了。

他上台领奖的时候,毛不易假装淡定的转过头,不在意地瞥了他一眼,手指别扭的缠绕在一起,只为掩饰掉心中的慌乱不堪。

可那一眼该怎样形容啊?
悲哀,思念,爱意,还是无奈?各种各样复杂的情绪把廖俊涛包围,无意中背的滚瓜烂熟的感言竟然也差点忘了词。


也许,毛不易想说,
他们之间,怎么会变成这样了?




相爱的人何必互相折磨。



灯光褪去,华丽的颁奖典礼在愉快的氛围中结束。

已经接近凌晨换回自己的私服,廖俊涛决定去大街上一个人走一走。

路灯昏黄,微醺的气氛在冷空气里蔓延。




十字路口,他看见了那个微驼的背影。
那人也独身一人,走在街头。


很巧。




这几年来出现在梦中无数次的背影,那个,他再熟悉不过的背影。



就……再打次招呼吧。终究还是战胜不过自己的私心。



“老毛……”
熟悉的称呼出口的那一刹那,廖俊涛的鼻子无由的酸了。


亲昵而熟悉,可我,有多久没叫过了?



“我好想你。”嗓音颤抖,哭腔再也隐瞒不住。



视线里的背影微微一顿,然后他看见那个人用修长的手指捂住脸,用尽全力想阻止呜咽散入风中,一声未发,却已泪流满面。


看吧,每个人的生活都一样,不只有经历的迷茫与绝望,还有生生不息的温暖和不期而遇的感动,总会有一个很爱很爱你的人,轻唤你姓名,等在你回家的路口,为你拂去悲伤,找寻光的来处。




这个世界上,人们要坚信,晴天总比雨天多。



__END.







评论(11)

热度(57)

  1. 叶子晒太阳落魄书生.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