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魄书生.

我们都是过客,故事才是主人_

【毕侃】网恋

老白干:

感谢姐妹们吃我的安利,我快速短打一篇当感谢礼了(抱拳!)


 


ooc


@速溶老白干


 






正上着班,李希侃他妈突然给他发了个微信二维码。


 




李希侃:?


妈妈:你刘阿姨闺女程怡的微信。


李希侃:又让我相亲??


妈妈:年轻人多了解一下也是好的,别废话快加上。


李希侃:……哦。


 


李希侃盯着那个小狗头像,还是长按图片扫码识别了。他在备注里写道:您好,我是李希侃。


 


好友申请发过去,他就把手机静音放一旁,回头继续敲表格。


 


李希侃工作的时候还挺投入的,等起身拿着手机去茶水间时,这才发现半个小时前好友申请已经通过了。


 


见状,李希侃赶紧把备注改成程小姐,又从表情里翻了个“泥嚎”发了过去。他想总不能让女孩子先打招呼。


 


发过去没多久那边就回了俩字:你好。末尾的句号看着还挺冷的,李希侃哎哟了一声,心想这姑娘够酷啊。


 


其实李希侃对相亲这事儿没多大感觉,在程怡之前,他妈就给张罗过两三次,姑娘都是好姑娘,但是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李希侃就是不来电,聊过几次,吃过两顿饭也就不了了之,为此李妈妈没少唉声叹气。起初,李希侃也没往性向上想,后来突然就顿悟,点破这层窗户纸也就一瞬间,只不过自己知道跟让别人知道隔得倒是万水千山了,所以当他妈妈又兴致勃勃得张罗这个张罗那个时,李希侃的心里就怪难受的,每每到嘴边的话也数次又咽了下去。


 


大概人多长一岁,胆量也跟着涨了涨,当程怡又紧接着发了个笑脸表情时,他想有些事儿还是早说清楚比较好。


 


李希侃:不好意思程小姐,我觉得我还是要坦诚一点。


程小姐:?


李希侃:我喜欢男生的。


 


那边久久没回应,李希侃叹了口气,还是继续敲字上去。


 


李希侃:很抱歉,但是希望你不要觉得被戏弄了,因为我还没有跟我妈说,她也不知道的。


 


这次发过去没几秒,那边来了回应。


 


程小姐:那你有男朋友了吗?


 


李希侃正在喝水,看见这条差点儿呛住,他放下水,赶紧敲字上去。


 


李希侃:没有没有,现在就只有我和你知道这件事。


程小姐:那你打算怎么办?要同阿姨坦白吗?


李希侃:啊…这个啊……唉,也不怕你笑话,其实我不太敢。


程小姐:我懂,这个事儿其实也不能操之过急。


 


李希侃有点儿惊,一是这姑娘话语间并没瞧不起他的意思,再来她分析得头头是道,李希侃反而还挺能听进去。


 


这种突然寻到知音的心情已经不是简单一个“激动”就能概括的了,向来认真工作的李希侃这天下午跑了十次厕所,他蹲在马桶上给那边发信息,认真请教出柜事宜。


 


有了连结点,熟络起来也就分分钟的事儿,不出三天,李希侃已经开始事无巨细的同那边分享了。


 


2018/05/26/7:40


 


李希侃:干哦!今天起晚了,差点就挤不上地铁了!


程怡:那你吃早饭了没?


李希侃:还没,等会到了公司我再去楼下买个面包。


程怡:你每天都这么急匆匆的吗?


李希侃:也不是啦,昨晚看球起晚了。


程怡:欧冠吗?我也看了,我喜欢皇马。


李希侃:哇!我也是!话说我认识的女生都很少看球的。


程怡:那以后可以一起看啊。


李希侃:OK!


 


李希侃一手抓着栏杆,一手艰难打字。上班高峰人挤人,到后面实在艰难,他索性发语音过去。发过去了好一会儿也没见有回应,李希侃疑惑得打算再发一条过去时,那边来了消息。


 


程怡:你声音很好听。


李希侃:(笑)会吗?我觉得男生的声音其实都没差吧。


 


那边发了个微笑过来,正巧到站,李希侃赶紧说到公司了下班再聊。那边也发了“886”过来。盯着俩人的对话框,李希侃低头笑,他想程怡还挺男孩子气的。


 


打卡刷脸,李希侃刚坐到座位上,旁边的小刘就一脸笑眯眯地凑了过来。她说小侃,总部新来的经理你见了没?闻言,李希侃一脸懵,他说不是下周才来吗?小刘摇摇头,她说谁知道呢,你晚来了一步没见着,那腿!那脸!啧啧。


 


李希侃早习惯小刘这样儿了,当下也没多想,只是笑笑又继续埋头工作。等第三次端起杯子时才发现里面的水已经喝光了,他也借此休息一下,端着杯子进了茶水间。


 


他趁着接水的功夫,点开了一个土味视频,乐得他都笑出了驴叫,他咧着嘴把链接分享给程怡,刚点了发送,就被身后突然响起的声音吓了一跳。


 


“水要溢出来了。”


 


身后人边说,边伸手过来关上开关。这样一看倒有几分背后抱的意思,突然贴过来的热度也让李希侃没来由得心尖一颤,他回头,待对上来人的脸时,热度蹭得上了头。


 


小刘所言非虚也!


 


从没见过的新面孔,再加上这腿,这脸,李希侃十成十确定这是新来的经理了。他喉头动了动,小声道谢谢经理。


 


闻言,那人挑了挑眉,突然开口说我是毕雯珺。李希侃懵懵地点头,张口又叫了声毕经理。


 


对面的人也不知道在想什么,默了会儿转身就走了。见人没了影儿,李希侃这才摸出手机,猛烈敲击程怡的对话框。


 


李希侃:甘霖娘啊!我们公司新来的总监也太鸡儿帅了吧!我狂哭!


程怡:……你其实可以矜持一点的。


李希侃:对不起,我实在是太久没见过这么帅的!活的!男的了!


程怡:呵呵。


李希侃:唉。


程怡:怎么突然叹气。


李希侃:这么优质的男人注定不是我的。


程怡:怎么这么讲?


李希侃:他看起来就很直啊!比柏油马路都直!


程怡:你又知道了,有的人看着直,说不定早就山路十八弯了啊。


李希侃:嗨呀,他直不直也无所谓了,每天能看看养养眼我就挺满足了。话说回来今天下班我要去北二路吃烤肉。


程怡:哪家?


李希侃发了个美团截图过去,他又说双人份七折呢,你要不要来啊?


程怡:不巧,今晚要加班。


李希侃:可怜!那算啦,我要一人吃两份!下次有空再约。


 


程怡发了个“好”就再没了动静。


李希侃收起手机,也赶紧回了座位。


 


谁想这次连板凳也没坐热,李希侃就被毕雯珺叫了过去。


 


李希侃在去办公室的路上还挺忐忑,他想不会因为忘关水龙头而挨一顿训吧。


 


东想西想的,他敲了敲门,里面人说“请进”。李希侃小心翼翼地进去,斟酌着开口道,经理,您找我有什么事吗?


 


毕雯珺抬头看了他一眼,说跟天成合作的策划是你写得?


李希侃点点头,见状,毕雯珺蹙起了眉头,他说有些地方不太行,要改的地方我圈出来了,这份策划急着用,可能得加加班赶出来了。


 


毕雯珺声音不轻不重的,但是李希侃一听立马在心里卧槽了一声,但面上还是连连应着。一出去,他就蔫蔫儿地给程怡发消息。


 


李希侃:新来的经理要在我心里埋葬了!


程怡:?


李希侃:他让我改策划,今晚要加班了,我的烤肉也吃不成了(哭)


程怡:不慌,我今晚也加班,算同病相怜了。


 


李希侃发了个哭唧唧的表情过去,也就拍拍脸开始改策划。


 


到了下班时间,周遭的同事一个接一个地走了,再抬头间,整个格子间就只剩自己了,不过走廊末尾的办公室也还透着光,李希侃心想大概是新官上任三把火,这个毕经理刚来第一天就加班。


 


横改竖改地折腾到快八点,李希侃仔细检查了几遍,还是起身去敲了办公室的门。


 


“经理,策划我改完了,您看看这样可以吗?”


 


他小心地把文件递过去,毕雯珺低头认真翻阅,李希侃仔细留意着他的神情,生怕他又皱眉。


 


好在也没故意刁难,策划书被合上,毕雯珺点点头,说可以了。


 


李希侃松了口气,也不自觉地笑了笑,他说那经理,没事的话我就先……


 


“还没吃饭吧?正好,我也还没吃,一起吧。”


“欸?”


 


李希侃晕乎乎的,直到上了车还没回过神来。


 


“想吃什么?”


“啊?都…都行。”


 


驾驶座上的人冷不丁开口问,吓得李希侃说话都结巴了,见状毕雯珺笑笑,他说那就随我点地方了啊。


 


等车停在北二路的烤肉店时,李希侃觉得这真是魔幻的一天。


 


趁着毕雯珺去洗手间的空,李希侃又点开好姐妹的微信对话框。


 


李希侃:姐妹!你猜我现在在哪里?


程怡:不是在公司加班?


李希侃:本来是这样的!但是我们经理!单独!带我!来吃烤肉了!


程怡:哇,好贴心哦。


李希侃:嘻嘻,所以我决定不埋葬了,我要收藏了


程怡:啧。


李希侃:哎哎,等等,我妈发消息过来了,我看看。


 


说完,李希侃切换对话框,一看内容,立马傻眼了。


 


妈妈:哎呀!我发错二维码了,程怡的是这个,他俩的头像一样,我给搞错了。


李希侃:????啊????那之前的那个是谁??


妈妈:你还记得陈阿姨吗?就我的发小,全家移民的那个。


李希侃:好像有点儿印象。


妈妈:对,给你发的那个是你陈阿姨的儿子,毕雯珺。


李希侃:…………………………妈,我有点儿事需要解决一下,等会儿再回你。


 


李希侃脑子一团乱,一会儿生气一会儿心惊,最后百般情绪拧成一股委屈,等毕雯珺过来的时候,他抬头就是一句甘霖娘。


 


毕雯珺:???


 


“耍我很有意思吗,程怡?”


 


李希侃板着脸,可眼眶分明都红了,闻言,毕雯珺先是一愣,继而有些慌地伸手拉住想走的李希侃。


 


“我不是故意骗你的。”


“滚!”


 


毕雯珺叹了口气,起身走到李希侃身边。


 


“最开始我是想告诉你搞错人的,但是。”


“但是什么?”


“你太可爱了,我想更多地了解你,这个方式虽然不光彩,可是的确有用。”


 


冷不丁地被夸可爱,李希侃的立马从头红到耳朵尖儿,他结结巴巴地装凶说你…你好好说话!


 


毕雯珺伸手掐了掐他的脸,道我没说谎,你真的很可爱,可爱到我提前从美国飞了过来。


 


李希侃:……那,那这算网恋啊?


 


闻言毕雯珺笑着摇摇头,他说你真的记不得我了吗?李希侃觉得自己的脑子是真的不够用了,他疑惑地抬头问,我们以前见过?


 


毕雯珺揉了揉他的头发,说你倒是够没心没肺的啊。


 


“哎,你倒是说啊,操……不准搞偷袭……唔!”


 





 




六岁的李希侃和七岁的毕雯珺牵着手。


他说,我很喜欢你哦!


 


十六岁的李希侃在毕业照上笑得耀眼,大洋彼岸的毕雯珺手指拂过照片上的人。


他说,我很想你啊。


 


二十六岁的李希侃在烤肉店被二十七岁的毕雯珺抱着亲了又亲。


 


他说,你长大了吗,我的小朋友?


 


 


FIN



Glitter-lucky:

“当开始觉得天旋地转头晕眼花的时候,你回过头,总能看见那个他”—TH💫
想想自己多幸运能作为粉丝陪伴你俩走过这十年的奇遇🌿☀️🍁❄️☔️……

(P6来自抖森翻译军团,b站22678784)

凤凰焚羽:

请问你喜欢的人是?
————————
重新设定开放授权再发布一下,如果还是不能保存我就没办法了qwq

!给跪

纸猫-倾家荡产:

#锤基##预售##战地情书##CP22#
战地情书信纸预售
预警:R18/ABO/生子情节
预售时间:5月3日~6月3日
P12纸信息详情,P3番外试阅+特典信息,P4微博抽奖环节

作者: @吐鱼干的喵喵泡PU 
主催: @纸猫-倾家荡产 
封面: @∅ 
校对:迢迢
特典:书签—— @唐老狗 
      明信片—— @坂卜 
排版:Angeline
开本:A5
页数:130P
字数:正文6w8+番外1w4
价格:68RMB
#转发抽奖#不用关注,6月3日晚上8点抽一位送Mac口红BRICK-O-LA,再抽一位送信纸本体一份。
=========================================================

·为了保险起见,需要各位先加群,才能获得购买方式和预售地址,群二维码见P5

微博抽奖点我

 

 

·信纸参加CP22,会带50份过去。CPP链接:http://www.allcpp.cn/d/136177.do
·有任何问题可以在下方留言-3-

 

 

眠狼:


因为盗图严重,所以我入驻了抖音。
被盗图这事我已经佛系很久了,绝大部分非商用我是开放授权的,但TB上依然铺天盖地的盗版周边,管不了。
抖音这个有点严重,你的图会被无端裁剪、配上你并不觉得合适的音乐,也没有标注原作者的名字。
收到了很多盗图艾特,点进去又看到了那些熟悉的调调:“又没注明不能分享、发在网络上不就是给人看的吗?”“你们喷盗图有什么用,我反正看视频看得很感动,这就是这它存在的意义啊。”存你大爷的意义啊。加倍气敷敷了。
既然举报和禁止授权都无法阻止这些猖獗的行为,就只能自己迈出新的一步,抖音那边我会尽量想办法更新适合图片的有意思的东西,还在慢慢摸索。无论怎样,还是要特别感谢你们的珍爱和保护。



来源:眠狼RDJ

😭

Hiddlestoner 🚬:

“Everybody knows the war is over,
Everybody knows the good guys lost.
Everybody knows the fight was fixed,
The poor stay poor the rich get rich.
That’s how it goes,
And everybody knows.”
—— Everybody Knows by Sigrid

👉Editor: Juliamorgan0327 on ig

我又哭了

一颗予:

【长大与年龄无关。
长大与爱有关,与你有关。
我追随你,犹如殉道者信奉落拓桀骜的神祗,义无反顾完成一个人的朝圣。
我爱上我的超级英雄,我们的会晤迟到了半个世纪。】


——————————
我开始写给你的第一封信,Stark先生。
这里没有手机,也没有钟表,时间停止流动,电波无法抵达。

当我醒来时,窗外下着雨。一间逼仄阴暗的屋子,我躺在正中央的地面上——
仿佛骨骼被打碎后重组到复原的过渡,胸腔像无法涨落的海潮,我试着呼吸,迟钝缓慢的痛感堰塞身躯。
我不合时宜想起你的手指,被残破的钢铁盔甲划破后仍紧紧扳住我的肩胛——
烟尘散尽前我得到半个拥抱,你的体温还印在战服上。
我很庆幸属于你的热度仍在,能慰藉以取暖,抵御湿冷。

天没放晴过,我在屋子里呆了很久,门上了锁,我出不去。
我有点想念皇后区的屋顶,纽约的街头。我第一次试着到复仇者大厦找你,对你说“嗨Stark先生”,蛛丝被浸湿,雨水在你的眼睛里唱歌。
纽约的雨很温柔,仿佛吟唱一段赞美诗,霓虹灯织起伞盖,全世界相爱的人在下面相拥,你站在我面前。

我追随你,犹如殉道者信奉落拓桀骜的神祗,义无反顾完成一个人的朝圣。

我不大喜欢这儿,雨是黑白色,披挂着铁皮一样冰冷冷的壁垒,色调贫乏单一,像视网膜在闹罢工。
淅淅沥沥的窸窣声连成一片,墙壁上张贴着我错过的那个Stark先生,那时的你容颜鲜亮,眼尾明晰,胸口还没被植入泛光的反应堆,笑容比现在多。

你转过身,对西装革履的绅士抿紧嘴唇,可我知道你在说我爱你。
一位女士亲吻你的脸颊。像雪夜流动的月光,你们有着相似的眼睛。
...

他们曾是你的挚爱亲朋,我们的会晤迟到了半个世纪。
这感觉很奇妙,我爱上我的超级英雄,却不得不错过他的前几十年,那几十年里他和不同的人相识相遇或相爱,我没机会了解。

我努力追赶,时间只允许我抓住十年。
我奔向你,像重熔的生铁浇注进模具,怀着一腔炽热塑造出一个与你无差的形状。
你曾推进核弹进入传送门,我念着你的宣言,肩膀抵住断壁残垣,负起破败砖墙。
你曾对世界无数次施以援救,我想着你的名字,足迹踏遍街巷,为正义东奔西忙。
少惹乱子,别到处乱跑,乖乖做个友爱的邻家蜘蛛侠,你不止一次表露过希望我“长大”的愿望。
长大与年龄无关。
长大与爱有关,与你有关。

全世界都爱你,我的Stark先生。
走出禁锢着的胶片,他们的到来像一场仪式,在未上色的房间内显得盛大而斑斓。
他们伏在桌案写下字条:
“Tony Stark是被当作神祗的平凡人。将他人受到的一切伤害归咎于自己,苦痛加诸己身。
他总是这样,他永远这样,很少有人知道。不理解的人将他认做刀枪不入的自大狂,有一颗金刚不坏的心脏。”

我开始后悔曾对你说过的那些孩子气的话,可你应该并不想听到我的第二次道歉。

你很少说爱,却愿意听到有关爱的箴言,他们在心口比划着你的名字。
那些姑娘被流于表面的玩世不恭遣散,我不会,如果你想听,我可以跑过来对着你的眼睛大喊崇拜与爱的诗句,如果你愿意,这些话会成为清晨唤醒你的第一支响铃。

我似乎看见你皱起眉头的样子,你觉得这些话太过煽情肉麻未免多余,却叫我继续。

我们在你的心房里沉睡。
也许我还不属于这里,我们无法交谈。他们长眠于此,我却总想着打破藩篱出去找你,像一个支点,我为你力拔千钧,未燃尽的火把被火石重新擦亮,你的名字是不死符咒。
我们身置黑暗,却能创造大亮天光,在焦土疮痍中孕育永生的神明,开辟宇宙洪荒。

门口立着一只孤零零的信箱,十九世纪末的英国邮递员也许会在雨夜敲响房门带走书信。如果可以的话,我会恳求他一并捎上我——
他们风雨无阻,能把全世界塞进房门的信箱卡槽,将我从伦敦打包到皇后区,我会和这封信同时抵达,如果脚程够快,还来得及赶上梅做好的晚餐——
最后竭尽全力,飞奔来见你。

我要离开这间屋子了,Stark先生。
准备好迎接我了吗?











设定:
https://shimo.im/docs/GJ3hu9sX5Agmh4w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