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魄书生.

我们都是过客,故事才是主人_

皆应是你.(连卯)六

我知道我脱稿了好几个月,真的很抱歉,因为学业太忙了,还有一阵一直写不出来东西,反正这篇文章终于在这个深夜难产了。有一次真的打算弃文了,但是第一次认真的作品还是完成的好 我就又继续了hhhh
希望别嫌弃 爱你们❤❤❤❤❤❤❤❤❤
期待评论小心心哦~mua
嗯emmmm……这一章还是没有连化清的戏份,下一章就有了,别着急啊哈哈





六.人间情动,不过是一场劫数.

这两天,郭得友觉得应该找个合适的机会跟丁卯把心中的话说出来了。

可是,很不凑巧,郭得友一早就往漕运跑,可是他在黄昏之时才等到从外面办公务回来的丁大少。

“唉,没事没事,反正最终是等到了。”郭得友在心中默默安慰自己。

“师弟!咱走起!师哥今儿心情好,请你去街角吃馄饨啊?”郭得友眉毛上挑着,大手一扬,自然的搭上了丁卯的肩。

“呦呵,郭得友,你今天遇上啥喜事了?竟然主动请我?走着呗!看看铁公鸡怎么拔毛的”丁卯说着便与他一起往门外走。

等到小摊时,夜幕早已降临,晚风微凉,钻进人们的衣襟,用纸糊的灯笼中那微弱却又持续不断的温暖的昏黄灯光,馄饨用纯白色的大碗,热气不断冒出,温暖了冰冻已久的空气。

葱花和香菜都飘在汤的表面,一小撮翠绿映在丁卯清凉的眼眸里,食欲大发。

“嚯!真香!我都好久没吃到这么香的馄饨了!谢谢师哥!”丁卯吸了吸鼻子,眼神里的快乐迸发出来,挡都挡不住。

看自家师弟吃的热火朝天,郭得友心说我也不能被落下,抄起筷子大口吃起来。

“唉,师弟啊,你说你这回来后有没有想着找个姑娘成亲啊,你看咱们也老大不小了,人家别人家这年龄的小伙早就结婚了……”郭得友嘴上开始试探丁卯,心里在微微打颤:他要是看上哪一家姑娘我可咋办……

丁卯诧异地回看了郭得友一眼:“你怎么突然问这个,这不是你一贯的风格,怎么,什么时候你也学会牵红线管闲事啦?”

郭得友被怼了却毫无还嘴之念,而是一直紧张地催促:“你说嘛,有没有看上的姑娘?”

丁卯不屑地呲了一声,摆出了一副天下我最牛的模样,张口道:“哪有啊,我现在可没心思谈恋爱,我可是漕运商会的会长,每天都忙的转不过来身,再说,也没有合适的婚配对象啊……”

缭绕的白气在碗中间不停歇上升,隔着一张桌子的距离,丁卯忽的觉得郭得友的脸有些隐约不明,恍惚的失了真。

都怪这夜色醉人,馄饨过于鲜香顺滑。

郭得友有些犹豫,却又在下一秒不知为何释然的笑了,似是在缓解尴尬,又像在说服自己。他无比坚定的凝聚眼神,炙热的望着丁卯,一字一句地说出口:“那你看,我合适吗?”

“什……什么?”丁卯以为自己听错了,他真的不敢相信,也不想相信对面人的话语。

其实丁卯曾经有想过,郭得友对他那么好的原因,譬如遇到危险时下意识对他的保护,在有人责备他时自然却温暖的维护,或是吃饭时口味的偏好和平时打闹对他玩笑似的荤话……

他一直把这种感情定义为郭得友对自己的可怜和亲情,从不敢多想一步。

丁卯也从来没有设想过,郭得友竟然主动对他吐露了深藏于心间的这个秘密。

因为他明明就清楚自己会给出的答案,以及捅破了这层纸,以后再见面时要以什么姿态,什么身份……所有的事情都会让这原本关系亲密无间的师哥师弟俩变得无措,会让他们之间有了不可说亦不可修复的隔阂。

丁卯知道的,郭得友也早就全想过了。

可是小河神今天还偏就赌了一把,他不想就这么留下深深的遗憾,当然,终还是输了。

“师哥……我……真的对不起我……其实……”
结结巴巴的话语诠释着内心的挣扎和不安。

“唉……其实,我心里早就被一个人填满了,可能,已经装不下别人了…… 师哥,谢谢你。”丁卯苦笑着,悲伤着,自嘲着。

也可能,只能这么偷偷的装一辈子了,好像,已经没理由再去争取了,先动心的人是我,先挥手的人也是我啊。

心有不甘,却又别无他法。
丁卯和郭得友,谁又不一样呢?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