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魄书生.

我们都是过客,故事才是主人_

皆应是你.(连卯)

先说一下我的现状,
注意!!!!!✨✨✨✨我的更文速度不是一般的慢!!!初三学生党!有可能弃文,不嫌弃的宝贝儿来看吧♡
(连卯,小甜饼,无大虐,文笔渣,是真的真的很渣,不喜勿喷,期待你们的小心心和评论,学生党,只有周六周天才能拿到手机,多多包涵,sorry啦♡)


一.遇见你,是我最大的浩劫.
随着爆炸而掉落的大块碎石从洞顶向下砸去,丁卯因咳嗽减慢了步速。“咳咳……”

霎时间,“轰隆”一声巨响震得尘埃飞扬,丁卯下意识闭上眼,再睁开时,眼前已经出现了一堵由重石堆积起来的厚重而冰冷的墙。

“丁卯?丁卯!”
“你个小败家子……”声音有些颤抖,还渲染着一丝哭腔。紧接着,拍打石头发出的闷响从墙的另一边传来,他知道是郭得友。

“你个混吃等死的!”
小河神在听见回答时可真真松了一大口气。

正在两人谈话期间,一个身披黑色长袍的人从石洞的尽头不紧不慢地走过来。

脚步声极轻,没有人发觉。

“我用尽心血终于再重新建立起这一支强大的军队!我好不容易,好不容易才再次把魔古道建立成今天这般辉煌,竟然就这么被你们一把火给烧了……”突然间,一个陌生的声音传进了丁卯的耳朵。

回过头,又大又宽的黑色帽檐遮住了半张脸,看不清来人的具体面容,只能隐约看到裸露在空气中那精致的下巴,下方是修长的脖子,再接着是突出的喉结。

纵然面容被遮盖,却也掩盖不了男人发出的惊艳而危险的忧郁气息。

丁卯缓了好一阵才捕捉到刚才男人话中的“魔古道”三个字。

“魔古道?你是谁?”丁卯拧紧眉头,问道。

男人摘下帽子,丁卯细细打量着,容貌算得上十分俊俏的了,年龄上,应该大不了自己几岁。但是,这眼神里,却无时无刻不带有与其年龄极其不相符的冷漠与狠辣。

“连化清。”声音不冷不热,配上那一嗓沙哑,丁卯一瞬间想到了四个字“魅惑人心。”

“你和谁说话呢?”郭得友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自己说这话时满空气的醋意。因为他什么也看不到,两人聊天的内容一字也听不清,只能根据声线判断出对方是个男子。想想郭得友就直窝火。

丁卯没有意识到也没功夫去意识自家小河神的不乐意,仍自顾自地想着下一步该如何应对,可是,这里还有一个大活人,而且是心思缜密的大活人。

连化清当然听出来了。

他眼神中闪过一丝戏谑,走近丁卯,侧着头,微眯着眼睛,保持着一个极其暧昧的姿势在丁卯的耳畔私语道:“你说,这笔账,咱们怎么算呢?”

丁卯有些恍惚,身前男人的双目四瞳对上了自己的眼睛,他耳尖滚烫,脸上也不知为何红云满布,面对连化清这种致命的美,大少爷可谓是溃不成军。

但是,丁卯把这种种归结成了一个原因——吓得。

还没等他缓过神来,更糟糕的事情就接踵而至。

下一秒,来自肚子上撕裂般的疼痛感占据了丁卯的神经。

一滴,两滴,不一会儿,脚下便已经汇成了一大摊鲜红。

眼前连化清远去的身影越来越模糊,他疼得只想晕过去,脸色苍白的瘆人。

‘这都遇上了什么事啊?先是被丧尸围攻,又被人无缘无故捅了一刀,我怎么这么倒霉啊……’丁卯暗想。

他脑中一片空白,耳边郭得友隔着墙传来的呼喊声愈发变小,用尽全身力气却也连半个音都未吐出来。

“别走。”两个字无声的飘散在了空气中。

最后,他闭上眼,一片黑暗,四周寂静无声。

“真冷。”这是他最后一丝意识。

评论(2)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