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魄书生.

我们都是过客,故事才是主人_

【毕侃】网恋

老白干:

感谢姐妹们吃我的安利,我快速短打一篇当感谢礼了(抱拳!)


 


ooc


@速溶老白干


 






正上着班,李希侃他妈突然给他发了个微信二维码。


 




李希侃:?


妈妈:你刘阿姨闺女程怡的微信。


李希侃:又让我相亲??


妈妈:年轻人多了解一下也是好的,别废话快加上。


李希侃:……哦。


 


李希侃盯着那个小狗头像,还是长按图片扫码识别了。他在备注里写道:您好,我是李希侃。


 


好友申请发过去,他就把手机静音放一旁,回头继续敲表格。


 


李希侃工作的时候还挺投入的,等起身拿着手机去茶水间时,这才发现半个小时前好友申请已经通过了。


 


见状,李希侃赶紧把备注改成程小姐,又从表情里翻了个“泥嚎”发了过去。他想总不能让女孩子先打招呼。


 


发过去没多久那边就回了俩字:你好。末尾的句号看着还挺冷的,李希侃哎哟了一声,心想这姑娘够酷啊。


 


其实李希侃对相亲这事儿没多大感觉,在程怡之前,他妈就给张罗过两三次,姑娘都是好姑娘,但是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李希侃就是不来电,聊过几次,吃过两顿饭也就不了了之,为此李妈妈没少唉声叹气。起初,李希侃也没往性向上想,后来突然就顿悟,点破这层窗户纸也就一瞬间,只不过自己知道跟让别人知道隔得倒是万水千山了,所以当他妈妈又兴致勃勃得张罗这个张罗那个时,李希侃的心里就怪难受的,每每到嘴边的话也数次又咽了下去。


 


大概人多长一岁,胆量也跟着涨了涨,当程怡又紧接着发了个笑脸表情时,他想有些事儿还是早说清楚比较好。


 


李希侃:不好意思程小姐,我觉得我还是要坦诚一点。


程小姐:?


李希侃:我喜欢男生的。


 


那边久久没回应,李希侃叹了口气,还是继续敲字上去。


 


李希侃:很抱歉,但是希望你不要觉得被戏弄了,因为我还没有跟我妈说,她也不知道的。


 


这次发过去没几秒,那边来了回应。


 


程小姐:那你有男朋友了吗?


 


李希侃正在喝水,看见这条差点儿呛住,他放下水,赶紧敲字上去。


 


李希侃:没有没有,现在就只有我和你知道这件事。


程小姐:那你打算怎么办?要同阿姨坦白吗?


李希侃:啊…这个啊……唉,也不怕你笑话,其实我不太敢。


程小姐:我懂,这个事儿其实也不能操之过急。


 


李希侃有点儿惊,一是这姑娘话语间并没瞧不起他的意思,再来她分析得头头是道,李希侃反而还挺能听进去。


 


这种突然寻到知音的心情已经不是简单一个“激动”就能概括的了,向来认真工作的李希侃这天下午跑了十次厕所,他蹲在马桶上给那边发信息,认真请教出柜事宜。


 


有了连结点,熟络起来也就分分钟的事儿,不出三天,李希侃已经开始事无巨细的同那边分享了。


 


2018/05/26/7:40


 


李希侃:干哦!今天起晚了,差点就挤不上地铁了!


程怡:那你吃早饭了没?


李希侃:还没,等会到了公司我再去楼下买个面包。


程怡:你每天都这么急匆匆的吗?


李希侃:也不是啦,昨晚看球起晚了。


程怡:欧冠吗?我也看了,我喜欢皇马。


李希侃:哇!我也是!话说我认识的女生都很少看球的。


程怡:那以后可以一起看啊。


李希侃:OK!


 


李希侃一手抓着栏杆,一手艰难打字。上班高峰人挤人,到后面实在艰难,他索性发语音过去。发过去了好一会儿也没见有回应,李希侃疑惑得打算再发一条过去时,那边来了消息。


 


程怡:你声音很好听。


李希侃:(笑)会吗?我觉得男生的声音其实都没差吧。


 


那边发了个微笑过来,正巧到站,李希侃赶紧说到公司了下班再聊。那边也发了“886”过来。盯着俩人的对话框,李希侃低头笑,他想程怡还挺男孩子气的。


 


打卡刷脸,李希侃刚坐到座位上,旁边的小刘就一脸笑眯眯地凑了过来。她说小侃,总部新来的经理你见了没?闻言,李希侃一脸懵,他说不是下周才来吗?小刘摇摇头,她说谁知道呢,你晚来了一步没见着,那腿!那脸!啧啧。


 


李希侃早习惯小刘这样儿了,当下也没多想,只是笑笑又继续埋头工作。等第三次端起杯子时才发现里面的水已经喝光了,他也借此休息一下,端着杯子进了茶水间。


 


他趁着接水的功夫,点开了一个土味视频,乐得他都笑出了驴叫,他咧着嘴把链接分享给程怡,刚点了发送,就被身后突然响起的声音吓了一跳。


 


“水要溢出来了。”


 


身后人边说,边伸手过来关上开关。这样一看倒有几分背后抱的意思,突然贴过来的热度也让李希侃没来由得心尖一颤,他回头,待对上来人的脸时,热度蹭得上了头。


 


小刘所言非虚也!


 


从没见过的新面孔,再加上这腿,这脸,李希侃十成十确定这是新来的经理了。他喉头动了动,小声道谢谢经理。


 


闻言,那人挑了挑眉,突然开口说我是毕雯珺。李希侃懵懵地点头,张口又叫了声毕经理。


 


对面的人也不知道在想什么,默了会儿转身就走了。见人没了影儿,李希侃这才摸出手机,猛烈敲击程怡的对话框。


 


李希侃:甘霖娘啊!我们公司新来的总监也太鸡儿帅了吧!我狂哭!


程怡:……你其实可以矜持一点的。


李希侃:对不起,我实在是太久没见过这么帅的!活的!男的了!


程怡:呵呵。


李希侃:唉。


程怡:怎么突然叹气。


李希侃:这么优质的男人注定不是我的。


程怡:怎么这么讲?


李希侃:他看起来就很直啊!比柏油马路都直!


程怡:你又知道了,有的人看着直,说不定早就山路十八弯了啊。


李希侃:嗨呀,他直不直也无所谓了,每天能看看养养眼我就挺满足了。话说回来今天下班我要去北二路吃烤肉。


程怡:哪家?


李希侃发了个美团截图过去,他又说双人份七折呢,你要不要来啊?


程怡:不巧,今晚要加班。


李希侃:可怜!那算啦,我要一人吃两份!下次有空再约。


 


程怡发了个“好”就再没了动静。


李希侃收起手机,也赶紧回了座位。


 


谁想这次连板凳也没坐热,李希侃就被毕雯珺叫了过去。


 


李希侃在去办公室的路上还挺忐忑,他想不会因为忘关水龙头而挨一顿训吧。


 


东想西想的,他敲了敲门,里面人说“请进”。李希侃小心翼翼地进去,斟酌着开口道,经理,您找我有什么事吗?


 


毕雯珺抬头看了他一眼,说跟天成合作的策划是你写得?


李希侃点点头,见状,毕雯珺蹙起了眉头,他说有些地方不太行,要改的地方我圈出来了,这份策划急着用,可能得加加班赶出来了。


 


毕雯珺声音不轻不重的,但是李希侃一听立马在心里卧槽了一声,但面上还是连连应着。一出去,他就蔫蔫儿地给程怡发消息。


 


李希侃:新来的经理要在我心里埋葬了!


程怡:?


李希侃:他让我改策划,今晚要加班了,我的烤肉也吃不成了(哭)


程怡:不慌,我今晚也加班,算同病相怜了。


 


李希侃发了个哭唧唧的表情过去,也就拍拍脸开始改策划。


 


到了下班时间,周遭的同事一个接一个地走了,再抬头间,整个格子间就只剩自己了,不过走廊末尾的办公室也还透着光,李希侃心想大概是新官上任三把火,这个毕经理刚来第一天就加班。


 


横改竖改地折腾到快八点,李希侃仔细检查了几遍,还是起身去敲了办公室的门。


 


“经理,策划我改完了,您看看这样可以吗?”


 


他小心地把文件递过去,毕雯珺低头认真翻阅,李希侃仔细留意着他的神情,生怕他又皱眉。


 


好在也没故意刁难,策划书被合上,毕雯珺点点头,说可以了。


 


李希侃松了口气,也不自觉地笑了笑,他说那经理,没事的话我就先……


 


“还没吃饭吧?正好,我也还没吃,一起吧。”


“欸?”


 


李希侃晕乎乎的,直到上了车还没回过神来。


 


“想吃什么?”


“啊?都…都行。”


 


驾驶座上的人冷不丁开口问,吓得李希侃说话都结巴了,见状毕雯珺笑笑,他说那就随我点地方了啊。


 


等车停在北二路的烤肉店时,李希侃觉得这真是魔幻的一天。


 


趁着毕雯珺去洗手间的空,李希侃又点开好姐妹的微信对话框。


 


李希侃:姐妹!你猜我现在在哪里?


程怡:不是在公司加班?


李希侃:本来是这样的!但是我们经理!单独!带我!来吃烤肉了!


程怡:哇,好贴心哦。


李希侃:嘻嘻,所以我决定不埋葬了,我要收藏了


程怡:啧。


李希侃:哎哎,等等,我妈发消息过来了,我看看。


 


说完,李希侃切换对话框,一看内容,立马傻眼了。


 


妈妈:哎呀!我发错二维码了,程怡的是这个,他俩的头像一样,我给搞错了。


李希侃:????啊????那之前的那个是谁??


妈妈:你还记得陈阿姨吗?就我的发小,全家移民的那个。


李希侃:好像有点儿印象。


妈妈:对,给你发的那个是你陈阿姨的儿子,毕雯珺。


李希侃:…………………………妈,我有点儿事需要解决一下,等会儿再回你。


 


李希侃脑子一团乱,一会儿生气一会儿心惊,最后百般情绪拧成一股委屈,等毕雯珺过来的时候,他抬头就是一句甘霖娘。


 


毕雯珺:???


 


“耍我很有意思吗,程怡?”


 


李希侃板着脸,可眼眶分明都红了,闻言,毕雯珺先是一愣,继而有些慌地伸手拉住想走的李希侃。


 


“我不是故意骗你的。”


“滚!”


 


毕雯珺叹了口气,起身走到李希侃身边。


 


“最开始我是想告诉你搞错人的,但是。”


“但是什么?”


“你太可爱了,我想更多地了解你,这个方式虽然不光彩,可是的确有用。”


 


冷不丁地被夸可爱,李希侃的立马从头红到耳朵尖儿,他结结巴巴地装凶说你…你好好说话!


 


毕雯珺伸手掐了掐他的脸,道我没说谎,你真的很可爱,可爱到我提前从美国飞了过来。


 


李希侃:……那,那这算网恋啊?


 


闻言毕雯珺笑着摇摇头,他说你真的记不得我了吗?李希侃觉得自己的脑子是真的不够用了,他疑惑地抬头问,我们以前见过?


 


毕雯珺揉了揉他的头发,说你倒是够没心没肺的啊。


 


“哎,你倒是说啊,操……不准搞偷袭……唔!”


 





 




六岁的李希侃和七岁的毕雯珺牵着手。


他说,我很喜欢你哦!


 


十六岁的李希侃在毕业照上笑得耀眼,大洋彼岸的毕雯珺手指拂过照片上的人。


他说,我很想你啊。


 


二十六岁的李希侃在烤肉店被二十七岁的毕雯珺抱着亲了又亲。


 


他说,你长大了吗,我的小朋友?


 


 


FIN



评论

热度(17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