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魄书生.

我们都是过客,故事才是主人_

【毕侃】赏味期限

我死了

AGUST D:

“网络一线牵,珍惜这段缘”的故事
高亮:清水abo,
周五回来看看写车?【老年人肾不好
回监狱上学去了,拜拜!
———————————————

正文
👇

毕雯珺打开门,与门口体积庞大的箱子面面相觑。

不记得有订洗衣机啊?


毕雯珺伸手拿起箱子上的卡片。
“请收下你的四月礼物,
赏味期限:10天。”


自己那天在小号上转了个锦鲤图,打算试一下灵不灵的毕雯珺点开了首页杂七杂八抽奖里的那一个。
头像是小狐狸的。

“告诉我你是A是O,抽一个人送你定制礼物。”

郑重的按了六排“A”,发送。


换到下一个抽奖居然还是相同主题。
现在这么流行这个么?

毕雯珺对着魔法小樱头像嫌弃了盯了两秒,这次连大写都懒得切换,“a”,发送。两秒搞定。


万万没想到,所有送钱送会员送限定版悠悠球甚至自己那么用心的那个人的转发都没艾特到他,反而是那个顶着魔法小樱头像,ID是漂亮哥哥的抽奖点到了他的名字。


“恭喜@YoyoTom 1名用户获得【a的定制礼物】。微博官方唯一抽奖工具@微博抽奖平台 -http://t.cn/RoCZZpo对本次抽奖进行监督,结果公正有效。公证链接:http://t.cn/RnpmEvg。”



毕雯珺眼角狠狠抽了抽,翻回那条锦鲤图的微博。

“删除成功”


最终还是没抵过“漂亮哥哥”的三寸不烂之舌,那架势倒像是劝自己给他买礼物似的执着。哄的毕雯珺脑袋一热就把地址发出去了。


毕雯珺认命的放下卡片,伸手要去搬箱子。


“哐。”
箱子晃了一下。

“omg!”毕雯珺吓得弹起缩在墙边,控制不住的可乐味信息素胡乱窜了整个走廊。


“嘭!”箱子被从里面撞开。


“呼...呼....”一个男孩趴在箱子边缘大口喘着气,闷了很久的柠檬茶味信息素像是一份突然拆开的大礼,和毕雯珺的信息素在走廊里缠绵着打架。


毕雯珺还有点惊魂未定,捂着心口靠在墙边,看着趴在巨型箱子边缘伸出一只藏在卫衣袖子里的手的男孩。


“兄弟,收一下信息素!”

毕雯珺赶紧稳定了心神,收敛了被吸引到难以遏制的信息素。


“我..我是李希侃,恭..喜...你中奖。”

穿着黄白相间的连帽卫衣,茶色顺毛反扣着白色帽子,小巧精致的五官和蜷在一起的小小身形加上甜甜的柠檬茶香.....


定制礼物是李希侃这只狐系omega???


还没等毕雯珺认真欣赏美色,对门家里的小孩风风火火踹开了门,“再放信息素试试!是不是想让我哥哥揍你!”


快到分化期的小孩都暴躁,毕雯珺理解,刚要开口道歉,对门家里的哥哥拦腰单手把小孩捞进屋里。


“对不起啊小弟不懂事,会揍的。啊...”

木子洋看着屋外的纸壳箱子里面毕雯珺同款一脸愣表情的omega,了然的一笑,赶紧关了门。



毕雯珺觉得自己有必要解释一下。

珺珺不知道,不关珺珺的事。



“你先进来吧。”毕雯珺得在全楼知道自己洗不清前做点什么。
李希侃跨出箱子,飞快的窜进了毕雯珺的家里,生怕他后悔一样的敏捷。

毕雯珺面露无奈地摇摇头,拉上门,嘴角勾起了弧度。


李希侃坐在沙发上,眨着眼观察毕雯珺的家,真不像是个单身alpha的住处,黑白灰冷淡风格,简约大气倒像是个样板间一样,但无处不充斥着他可乐味的信息素,微辣的甜意格格不入。

毕雯珺倒了杯水回客厅,李希侃规规矩矩地坐着,绷直了身体,只有一双灵气的眼睛活跃地乱动,像个第一天上学的小学生。


毕雯珺突然觉得锦鲤有必要转个百十条。


“你是哪里人?”
“浙江温州的。”
“高中小孩放假都这么闲的?”
毕雯珺瞪着眼表示不解。

李希侃从沙发上弹起来,“你哪里看出我高中?我都19啦!马上,马上就要二十岁了!而且我181,181多高....”

李希侃仰着头有点累,不情不愿噤了声。


毕雯珺被这段嘴炮吓得发愣,自己戳到他哪个开关了?抿嘴笑了笑。

“我比你大一岁,要叫哥哥。”


毕哥,雯哥,珺哥...在李希侃喉咙里滚了好几圈。

“老毕啊!”土味又亲切,李希侃真聪明。


毕雯珺没憋住笑,弯着腰笑得傻兮兮的,可乐味的甜意像波浪般拍打向李希侃。


“咳...”从耳朵漫开了绯红,几缕格外甜的柠檬茶香突然让气氛暧昧了许多。
“小侃...”毕雯珺喉结滚动了一下,上前一步伸出手揽住了腿软的李希侃。眼神在他微微张开的薄唇和探出来的狐狸小小的尖牙上游走。



停!


毕雯珺掐了一把自己大腿,默念“色即是空”一万遍才堪堪收回了自己的信息素。李希侃这才得以喘息,推开环着自己腰的毕雯珺,急促地调整从暧昧里挣脱的呼吸频率。


毕雯珺看到了他后颈上贴着的抑制屏蔽贴,心里有种没来由的火气。

———如果中奖的alpha不是自己,那这个傻omega是不是也要凭借一个屏蔽贴就把自己送上门去,他以为全世界的alpha都像自己这样?


李希侃手指慌乱的卷动衣摆,从眼前碎发间隙打量毕雯珺愈发阴郁的表情。



不对。剧情不该是这样的。
李希侃决定在自己逃跑前解释清楚。



“其实...我很早就认识你了。”李希侃刚说出口就觉得丢人,抿着嘴等着毕雯珺的反应。


毕雯珺抬起头,眉眼间阴霾少了几分,挑眉示意他继续。
李希侃捧着少女情怀泛滥的心口,决定从头侃起。



微博上有个优质a墙,全国的好看优质alpha都能被推送上榜,李希侃没分化前常常幻想自己也能出现在榜单上。可惜结果差强人意,他只能看着alpha的照片骂大猪蹄子。


那天李希侃例行刷刷微博推送。

“毕雯珺,97年天蝎座,187+,我们学校悠悠球社社长,貌似是个不好接近的母胎单身芳心火箭筒。”

李希侃不太懂这些花里胡哨55667788的吹人的词汇,但是他看懂了下面破天荒地上万了的评论。


他发誓没多好看,也就看了那么几千遍吧。从此那个又糊又晃的画面里男孩被泪痣衬得格外柔和的五官以及脸上云淡风轻的表情就在他心底收藏了。


毕雯珺的大号被疯狂又主动的omega扒了出来。


呵,这年头谁没个小号都不好意思说玩微博。
这是不怎么精明的温州人问了个精明的温州未成年人得到的回答。

在精明同乡的手把手教导下,李希侃翻到了毕雯珺的小号,无人问津但是格外活跃的小号。


毕雯珺似乎根本没有坐拥成千上万粉丝的意识,该转火力少年王的视频一条不落的转,还突然搞起了锦鲤和抽奖。


李希侃一拍脑门,自己也要搞一个抽奖。结果激动下切换错号了,在小号发了一遍,又傻乎乎的复制粘贴到大号里。

喜欢毕雯珺以后好久不管理大号了,涨粉之多他都心力交瘁的不想去翻了。

身为小有名气的舞团成员,抽奖微博很快就几万几万的转发。那晚可算在快失明前找到了毕雯珺小号ID,那一刻他差点泪流满面。


故意抽到毕雯珺,
故意把自己送到他家门前。


哪怕期限是十天他也心甘情愿,这段珍贵感情和经历保鲜期十天已经是大大的妄想了吧。


李希侃不敢看笑的温柔的毕雯珺,以为沉默便是答复。无地自容,毕雯珺一定以为自己是那种人了。李希侃吸吸鼻子,绕过毕雯珺就要走。


他的可乐味信息素像一发炮弹一样重重的砸在李希侃身上。每一寸皮肤被迫张开接受可乐味和柠檬茶味的交揉。


“呃...嗯..”屏蔽贴毕竟不是万能的,强alpha炙热的信息素传递来霸道的讯息。

李希侃跌入了身后人的怀抱里,毕雯珺的唇就在他耳尖。


“小狐狸真的狡猾啊,不过唯一要改的,就是柠檬茶赏味期限要永远。”





毕雯珺不会说他很早以前路过舞社就看过被拿来当参考的李希侃跳舞视频;

他不会说只凭着那个小小的身形他在网上找了他多久才到找了他的微博;

也不会说为了让李希侃选中自己的概率最大化注册了七个小号疯狂转发;

但是他会告诉他

毕雯珺有多爱李希侃。



【END】






番外👇


http://agustd769.lofter.com/post/1e55f2ad_1289543a



梗概:
【fsr关注了wzr大号,疯狂转发想中wzr的奖,结果中的是随随便便转发的wzr小号的奖。我不管,爱情就这么炫。】

评论

热度(10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