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魄书生.

我们都是过客,故事才是主人_

ON

夜行西皮士:




【短篇7k完结】



“Nine Percent前成员Adam于今日北京时间下午6点35分,在鼎东路发生车祸,现正在医院抢救。”
朱正廷颓丧的坐在急救室门口,医院的电视里滚动播放着同一则新闻。
今天是他25岁生日,也是两人在一起的三周年纪念日,本来约好了和丞丞庆祝,谁知道只是出去拿蛋糕的片刻就发生了意外。
一脸痛苦的将脸埋进臂弯,黄明昊一群人赶过来的时候,范丞丞已经在急救室里呆了整整3个小时,朱正廷不免会责备自己,如果自己跟丞丞一起出去,如果他没有心血来潮给丞丞打电话说想吃糖糕,或许他就不会因为只顾着跟自己说话出车祸。
他本在软着嗓子央着爱人给自己买小馋嘴,小孩笑着调侃自己说好的控制体重,还是不够坚定,下一秒却是尖锐的刹车声,焦急的呼唤着爱人的名字,却无人回答。
再见到他的时候,已进了急救室。



范丞丞跟自己在一起之后,好像真的发生了许多无妄之灾。
两人在一起的第二年,丞丞跟家里出柜,身边没一位长辈愿意接受他们的感情,丞丞的姐姐更是撤走了他的全部资源,希望通过事业压力让他回心转意。
谁知道天降横祸,在两人坚定的决定靠自己走下去的时候,又被狗仔偷拍,恋情曝光,娱乐圈一片哗然。
25岁生日,没有粉丝生日会,公司似乎是要跟他们撇清关系,只安排了其他五人的通告。
从有点名气开始,每年的生日都会收到无数的祝福,常常还掺杂了乐华其他六个孩子的粉丝送来的礼物。
或是粉丝与偶像心有灵犀,丞星们似乎知道自己的小偶像非常喜欢这个哥哥,收到他们的祝福总是六个孩子里最多的。
今年,家门口的信箱里只有零星几个表示理解的粉丝寄来的礼物,更多的是粉丝对他们的痛责。


被家人痛骂、藤条抽在身上的时候没哭。
被粉丝指着声讨甚至水瓶砸在身上的时候没哭。
被公司暗里雪藏的时候没哭。
可范丞丞出了这样的事故,朱正廷却哭的快要断了气。
他怎么能够原谅自己。

即便黄明昊劝说他这些都与他无关,并向他再三保证丞丞一定会醒过来。
可自己还是无法压制的自责,收敛起的情绪也在看到范丞丞满脸纱布被推出来的时刻,完全崩塌。
范丞丞本可以逃过这些没必要的劫数。

坐在床边紧紧握住爱人的手,满心乞求着他能够早日醒来。
轻轻的将额头靠在交握的手上,朱正廷许下了25岁的第一个生日愿望。
“我希望丞丞能够快点醒来。”
朱正廷和范丞丞在那时约定好,无论发生什么样的磨难都不会离开对方。
可如若时间能够重来,我希望丞丞没有爱过我。





朱正廷睁开眼睛时,是另一片光景。
黄明昊歪歪扭扭的“22岁生日快乐”映入眼帘,红色的贺卡贴在木制的床板上有些炸眼。
床板?朱正廷猛的回头,发现自己右方是一堆乱七八糟落在一起的衣服。
床一阵摇晃,范丞丞睡意朦胧的踩着楼梯下来。
“范丞丞你是不是又胖了,那么大动静。”
耳边传来黄明昊粗声粗气的叫喊,黄新淳顶着毛巾从卫生间出来。
范丞丞一嗓子哀嚎,全寝室的人都要赶着点洗澡了。
黄明昊在、黄新淳在,丞丞…也在。
解锁手机,时间显示在“2018年3月18日6时35分。”
今天是自己22岁生日,瞬间惊醒,一下子坐起来,撞到了头,痛呼出声,范丞丞还挂着半个身子在扶梯上,急急忙忙跑下来,不小心绊住脚,也顾不及自己,就跑到朱正廷跟前,焦急地问“怎么了怎么了”。
是真真实实的范丞丞,会活蹦乱跳的范丞丞。
一下子扑到前方,紧紧抱住小孩,用力的嗅着他独有的气味,是他放在心尖上疼爱的那个范丞丞。



“正廷哥?”
范丞丞被这突然的举动搞蒙了,一时间手足无措,心跳乱了节奏。
自己喜欢朱正廷很久了,从第一次见面开始。


还记得自己刚到公司,就被这个漂亮哥哥吸引。
刚开始的那段时间,自己总是独自一人,语言不通,也没人愿意理会他。
自幼就被父母捧在手心里,姐姐是大明星,聚少离多,更是对自己有求必应。
来韩国当练习生,是自己任性,打着骂着,家里最后还是顺了他的心意。
被宠爱着长大的小少爷拥有着一副姣好的皮囊,走到哪里都一呼百应,从未为人际关系烦恼过。
来到韩国自然是没什么长进,以为还是会和以往一样。
可当一群长得好看的小孩凑在一起时,都怀揣着明星梦,心中都有一股傲气,谁也不肯先低头。
朱正廷是第一个主动靠近自己的人。

范丞丞听说去参加韩国202的两名中国选手回来了,公司里的中国人本来就不多,遇见了自然亲切,便忍不住跟着一群练习生凑过去迎接他们。
朱正廷一眼就看到了那个戴着墨镜的小孩,穿着昂贵的貂皮大衣看起来一副冷酷模样,头上几撮随性翘起的毛却出卖了他孩子的本性。
不自觉的就笑出了声,旁边黄明昊看见他的举动,一脸疑惑,朱正廷拿手指了指前方,视线对上的时候也忍不住笑了出来。


范丞丞看到那两个被围在中心的练习生莫名其妙的笑的开心,似乎是在看自己。一身正装是他故意穿成这样,笨拙的想要吸引那人的注意。
他知道朱正廷,总是在结束练习后的深夜,忍着疲惫和睡意缩在自己被窝里,拿着手机悄咪咪看他的节目,每一个舞台都要翻来覆去的看。
一开始大抵是抱着学习的心态,有了别的念想是不知不觉。
见到真人那刻,无法抑制的心动,范丞丞就知道,自己是逃不掉了。
他看见朱正廷向他伸出手,没有一丝的犹豫的握上,紧紧的。
“你好,我是范丞丞。”
有些颤抖的音调。


范丞丞庆幸自己当时有些夸张的打扮,尽管后来每每提到初见时的场景,朱正廷和黄明昊都会一副笑到断气的模样,一遍又一遍的拿这件事调侃他。
但他心里清楚,如果不是朱正廷先走向他,自己走出那一步要付出多大的勇气。


因为是姐姐的弟弟,被人排挤,即便示好也会有人心存怀疑。
因为是姐姐的弟弟,所以他要做的更好。
他已经不太相信有人会真的喜欢他,可朱正廷是,黄明昊也是,这点他是感恩的。
参加《偶像练习生》的时候没什么底气,是朱正廷和黄明昊一直鼓励自己;第一次表演出了差错,也是朱正廷一直陪在他身边安慰,黄明昊站在一旁为他递纸巾,他们都在用自己擅长的方式守护他。范丞丞是真的很开心自己能够交到两个那么要好的朋友。

可太喜欢一个人,看到他和别人玩的开心,心里的第一顺位不是自己的时候,关系再要好,也抵挡不住嫉妒在心中滋生。
这种偏执的情感在他此前的生命中从未出现,第一次便来势汹汹,几乎要将他淹没。
实在是承受不住了,满心的喜欢快要溢出,他决定在生日这天向朱正廷表白。
现在喜欢的人紧紧的抱住自己,是不是代表自己或许有一些可能,范丞丞不自觉地有了期待。




朱正廷知道22岁生日范丞丞会向自己表白,自己一定会答应他。
喜欢小孩是顺其自然。


没有刻意压制的结果,演变成了不自觉的将视线落在丞丞身上,一举一动都能引发自己无限的联想,甚至还会为了他和黄明昊经常玩在一起而产生醋意。


朱正廷一直相信自己的自制力,他以为那份朦胧的好感根本不会有后续,等意识到的时候,已经发酵膨胀,将一颗心塞的满满的,再容不下其他人。

放弃舞蹈选择当偶像,受到了很多人的阻拦,老师不希望自己放弃大好前途,母亲哭着说他不成器。


为了舞蹈他付出了很多,是生命。可当偶像却是他一直藏在心底的梦想,他无法割舍。


毅然决然的去了韩国,幸运的参加了人生的第一档节目,他以为自己离梦想触手可及,只要他动手敲敲门,成功便会出现在眼前。
这是他坚持越努力越幸运的底气,也是一个舞者的傲气。
谁知道竹篮打水一场空,早早的就被淘汰,他开始怀疑自己。


对于范丞丞,他是感恩的,小孩总会满眼羡慕的看他舞蹈歌唱,毫不遮掩对自己的敬佩和喜欢。
用自己笨拙的方式对他好,珍藏的小零食塞了满怀。敏锐的察觉到自己的悲伤,傻傻的一步不离的跟在自己身后,甚至偶尔还会霸气的抱住他,拍拍肩膀告诉自己“哥哥你大胆哭。”
结果,他真的哭了,小孩却一脸惊慌的只会轻轻拍打他的背部。
范丞丞无意的温柔早已将他捕获,听到小孩颤抖的向他表白,毫不犹豫的就上前堵住他絮絮叨叨说拒绝也没关系的嘴。


这是他们的初吻。






2018年的3月18日,如往常一样,一天忙碌的练习,练习生们的祝福,粉丝的应援车,久违的光景,还有,一样约自己11点楼梯间见的范丞丞。
回到过去的朱正廷清楚,他必须把握住机会,在今天拒绝范丞丞。
当面回绝,自己于心不忍。
借位吻住黄明昊,是自己设的一场局,也是对自己感情的了断。
让丞丞看到这种事,覆水难收,怕真没机会等到小孩再开口。


回到宿舍范丞丞已经躺到床上了,可被子里透出的些许光亮出卖了小孩并未入眠的事实。
楼梯间里传来的惊慌的脚步声,朱正廷知道范丞丞看见了。但还是想安慰小孩,起码还可以做朋友不是吗。
低声轻唤小孩的名字,无人理会。
安静的黑夜也只留下一声叹息。







再醒过来的时候,自己趴在医院的病床边,身边依然是昏迷不醒的范丞丞,手机屏幕显示时间2021年3月18日6点35分。
原来是一场梦啊,朱正廷有些失落。
黄明昊推门而入的那一刻,一瞬间脑子里涌现自己和他假吻的画面。
“黄明昊,我是不是吻过你?”
脱口而出,急切的希望得到肯定答案。
黄明昊一怔,耳尖瞬间红了,一脸不自在的模样让朱正廷更加坚信自己确实改变了些什么。
“是不是?”
“哥,我们不是说好了不提么,而且你没吻上,只是借了位,丞丞听到了又该要打我了。”
不是梦,那为什么自己还会和范丞丞在一起,车祸依然发生了。



整整一天的时间,范丞丞依然没有醒来,范母来看他,冲过来便是一巴掌,白皙的肌肤上立马显现出一道红印,哭着指责都是他的错,他知道全是自己的任性造就了这一切,这一巴掌是他应得的。
可惜直到最后,也没有他们期盼的奇迹发生。
医生含混其辞,没人知道范丞丞还有没有生的机会。
如果没和丞丞在一起都无法改变厄运的话,那他宁愿“丞丞永远没有遇见过我”。
朱正廷郑重的许下了25岁的第二个愿望。



如他所愿,成功了。
时间回到了2015年3月18日,他决定摊牌要做练习生的19岁生日。
母亲忙碌的在厨房里置备他爱吃的饭菜,父亲拿出珍藏多年的好酒准备为他庆祝,他在餐桌前逗着许久未见的小侄子。
朱正廷刚刚参加完舞蹈比赛,第一名。
全家上下都很为他骄傲,说是什么要求都会满足他,这是个机会。
学舞十年,是为了自己,也是为了母亲,一家人为他付出来太多,考上上戏,舞蹈比赛次次第一,是他能想到的最好的回报方式。
颤抖着手端起父亲递过来的酒杯,一口闷下,父亲难得的好心情,看到他的举动,爽朗一笑。
母亲在一旁为他布菜,嘴里嚷嚷着让他放开了吃,大鱼大肉小龙虾,学舞要克制饮食保持身材,这其中艰辛,母亲懂,终于有了放纵的机会,自是精心准备了一桌子好菜。
小侄子咿咿呀呀的在旁边闹着要吃螃蟹,姐姐哄着他说还小吃不了,说话间又喂了一口米糊。
一家人其乐融融的氛围,让他不忍破坏,朱正廷有些退缩。
“正廷,你有什么心愿,趁着这次机会让你爸满足你。”
母亲看着他笑的宠溺,父亲嘴里应着把手搭在了他的肩上,这是爱他的家人们。
心中似是有了底气“妈,我想当练习生。”
气氛一瞬间凝固,父亲一下变了脸色,姐姐出来打圆场让他别开玩笑。
他只是坚定的又重复了一遍,攥紧的手早已把裤子浸湿。
接下来是因为无法抑制怒气被父亲掀翻的桌子,小侄子因为恐惧的号啕大哭。
一片混乱。

朱正廷去韩国的时候,是自己一个人,姐姐终归还是不忍心,打了个电话嘱咐他要注意身体,最后挂电话的时候只听到父亲的一声冷哼。
到韩国的前两年没回过家,回国参加《偶像练习生》之前才收到母亲的第一条短信,让他成功不了就不要回家,末了还是添上了句“累了就回家吧。”


或许自己选择当偶像真的是一个错误的决定。
这么些年,朱正廷再回想这件事情时第一次对自己产生了怀疑。
如果每个人都觉得自己走另一条路是对的,那么继续坚持跳舞也许也没这么糟糕。
反而能避开当练习生时受到的那些屈辱和痛苦。
朱正廷故作轻松的耸耸肩。




一样的家庭聚会,只是这一次他没有说出心底掩藏的梦想。
一觉醒来,如同之前那次一样,朱正廷回到2021年,门外传来母亲叫他起床的声音,周边的事物告诉他,他现在是一名舞蹈专业的研究生,最近正在准备他的毕业作品。
可周边的墙上贴满了范丞丞的海报,心生疑惑,母亲推门而入。
“妈,你怎么又不敲门。”
许久未说这句话了,出口的时候倒是一愣,自从当练习生开始,回家的机会就越来越少,偶尔有时间母亲也总是盼着自己多睡会,舍不得喊自己起床。
朱母手里还拿着炒菜用的铲子,扑鼻的油烟味,朱正廷却迷恋般用力嗅了嗅。
“妈,你知道这海报上的人是谁吗?”
“又会气我,这不就是你喜欢的那个什么小明星吗?我可跟你丑话说在前头,你最近给我好好准备作品,等毕业再去追星。”
朱正廷要被气笑了,原来即便两人的生活成为了平行线,自己还是会被他吸引,不过丞丞能够顺利出道,真好,他们两人的梦想,任谁去完成,都是幸运。
吃早饭的时候,父亲习惯性的打开电视。
“Nine Percent前成员Adam于今日北京时间上午6点35分,在鼎东路发生车祸,现正在医院抢救。”
手里的碗咣一下掉在地上,鲜红的酸汤跟着破碎的白瓷碗淌了一地。
朱正廷无法抑制的浑身发抖,意识残存的时候,只听到无限循环的新闻播报声。

如果这都没办法救丞丞的话,那么请让我替他吧,拿我的命换他的。







当看到范丞丞躺在自己旁边的时候,朱正廷松了口气。
什么都未改变的人生轨迹,他和丞丞依然在一起。
小孩睡眼惺忪的看着他凝视着自己,迷迷糊糊的又钻到人怀里,抱的紧紧的,还没知觉的蹭了又蹭。
“哥,生日快乐。”
2021年3月18日上午6时35分,离范丞丞发生车祸还有整整12个小时。
自己必须想尽一切办法阻止意外发生,按照之前几次经验来看,只有让自己代替丞丞才能稳妥的保证小孩的安全。
如果他们必须要有一人遭遇危险,朱正廷没信心自己能够挺过来。
想也没想的凑过去给小孩一个粘腻的湿吻,那就请好好享受这最后的时光。

如往常一样,早餐交给范丞丞,以往朱正廷都会进行晨跑,但今天一直赖在自己身边,他有些诧异。“今天不跑步?”
“生日偷个懒,况且我想陪你做饭啊,我们丞丞那么好看,我舍不得走的。”
小孩被他逗的羞红了脸,瞥了他一眼又转过去。
越看越喜欢,悄悄的从背后抱住,头在肩颈蹭了蹭。
“丞丞,你有没有后悔过跟我在一起?”
怀里的人一僵,叹了口气,把火关上,转过身一脸无可奈何的看着他。
“正廷,你再问这种话我要生气了哦。一千遍一万遍答案只有一个,不后悔。”
因为全世界,我最爱你。
踮起脚尖,吻向他的爱人。


下午的时候,按照原定计划是范丞丞去拿蛋糕,可朱正廷怎么都不让他去,一直缠着他。蛋糕店6点半就要关门,再不走就真的来不及了。
“正廷,再不去我们就吃不上蛋糕了。”
“那就不吃!”
朱正廷死死的把范丞丞抱在怀里,一边说话还一边吻他,企图分散他的注意力。
范丞丞心中无奈,怎么可能不拿蛋糕,他准备了个惊喜,藏了枚戒指在里面,他们真的经历了太多。正廷一路以来都走的辛苦,却为了他肯放弃一切。
这些年,一直是哥哥在保护他。
既然当年的表白是自己主动,那么求婚这件事也由他来吧。
“你再不放手我就生气了。”
范丞丞把脸别开,用手推着朱正廷的胸部,企图阻止他的动作。
“你别去嘛。”
“给我个理由。”
朱正廷今天很奇怪,以往他只是闹一闹,自己撒撒娇献上一吻也就放过自己了。今天的生日安排早已定好,他不是一个喜欢打乱计划的人。

“如果我说,你去了会有危险呢?”
朱正廷心知自己的行为有些无理取闹,根本拖不住人,所幸自暴自弃的道出真相。
“我知道。”
猛的抬起头,看向范丞丞,对方一脸淡然。
“我知道会有危险。”
又重复了一遍。
“我没有开玩笑。”
朱正廷有些着急了,范丞丞一定是当他又在扯理由拦他。
“我知道我会出车祸。”
一脸郑重,范丞丞总会在朱正廷生日的前一天做些奇怪的梦,可这些梦总会演变成现实。

“正廷你不知道吧。每在你生日的前一天我都会做一场特别真实的梦。”

“第一次是我们去参加偶练,我梦到我们出道时的模样,你就站在我旁边,在人群中间,你握住了我的手,对我悄声说了句我爱你,所以第一次表白被拒,我也没有完全放弃,没想到第二次果然表白成功了。”

“第二次是梦到我们出柜那天,你心疼我顶不住压力临阵提分手,所以我没跟你打招呼,就提前跟家里摊牌,走了一步险棋留住了你。”

“第三次是梦到我们的恋情曝光,但仍让狗仔拍到,是我的私心,我知道姐姐一直在跟你交涉,企图让你主动离开我,所以我没有拒绝你的吻,如预定的结局一样,没有阻拦事情发展,只是在这之前,做好了我们离开娱乐圈的准备,以保你衣食无忧,随心所欲的去完成自己其他的梦想。”




“最后一次便是昨天,我梦到你从蛋糕店出来,发生了车祸。所以我说我去拿,是因为不想你有意外。也算是我拖累你毁了梦想的补偿,是我应得的。”

范丞丞一脸镇定,吐露出这些听起来宛若天方夜谭一般的话,朱正廷早已泪流满面,他以为自己为了这段感情付出了很多,但从未设想自己的爱人也悄无声息的竭尽全力保护着他们的爱。
如果没有范丞丞的这些举动,自己或许真的会跟他形同陌路,即便在一起也会半途而废,终归都是错过的结局。


“可是正廷你相不相信,我一定会醒过来。”
因为我知道你在等我。


这是范丞丞出门前的最后一句话,即便经历过一次,看到丞丞躺在病床上的时候,还是止不住钻心的痛。
一切又回到了最初的起点,朱正廷握紧了丞丞的手,许下了25岁的生日愿望.
“我希望我能和丞丞一直一直在一起。”





三天后,范丞丞奇迹般的醒了过来,途中一度心脏骤停。
朱正廷脸上的红痕未消,爱人醒来的第一件事便是松开二人缠在一起的手,颤颤巍巍的抚上他的脸。“疼不疼?”发不出声音,只能靠口型分辨。
摇了摇头,反问了句“疼不疼”。
没忍住的哭腔,眼泪克制不住就掉了下来。他想象不到范丞丞经历了多大的苦痛,光是看到就心疼至极。


范丞丞没回答,只是摆摆手让爱人靠近。
附在耳边用尽浑身力气轻声说了句,

“我爱你。”









====END===






这篇文是昨天给别人写生日贺卡,灵光乍现想的脑洞。


今天爆肝了快6个小时,可能不尽如人意,甚至有些狗血。


主要还是想写次宝宝和贝贝的现实向。


所以真的真的很感谢耐心看完的大家。


谢谢你们啦。





评论

热度(7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