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魄书生.

我们都是过客,故事才是主人_

《三人游》/大三角

神仙写文!
sdr冲啊啊啊啊啊

咖啡口服液:

联文大神 @antoni13
我真的不会开头我的亲娘。
终于甩棒了。
凑合看



三人游








第一眼就喜欢的人,怎么当朋友。


喜欢是放肆,爱是克制。




范丞丞一直都相信这句话,在他和朱正廷两个人的时候,在后来他们中间插进来黄明昊的时候,在朱正廷和范丞丞悄悄说他喜欢黄明昊的时候。






他都坚信。


我爱你,从来和你没关系。






其实朱正廷也是相信这句话的,不然他现在怎么会躲在范丞丞怀里哭呢?




“擦擦泪。”范丞丞一手揽住朱正廷,另一只手拿着纸巾抚过他的脸。


刚刚在女生宿舍门前,黄明昊和校花亲吻的样子深深刺进了朱正廷眼里。






哪怕眼疾手快地范丞丞一把搂住他转身走掉,可是他已经看见了一切。




范丞丞的心里像揉了一个柠檬。




他一直以为自己对朱正廷默不作声的关心和陪伴终有一天会让朱正廷和他在一起。




顺理成章。






直到黄明昊的出现,那个有着桃花眼的好看男孩,成为了最大的例外。




朱正廷揽着他笑着打趣“丞丞,这是明昊,黄明昊,算你弟弟,以后两人行就要变成三人行了,得好好照顾他哦。”






一人留,两人疚,三人游。




那个总留在朱正廷旁边的位置慢慢坐成了黄明昊,那个朱正廷出去看见什么东西第一个想起的人变成了黄明昊,朱正廷嘴里念叨的人也从丞丞啊变成了明昊啊。






直到有一天,朱正廷红着脸说自己喜欢黄明昊。


还扭捏着问要送什么给他做生日礼物。






谁说世上的事情都分先来后到。


爱情就不分。






没关系啊。


范丞丞有时候一个人靠着墙想,他们在一起也好,自己的两个兄弟幸福了多好。


他抹掉眼泪狠狠地想。






可是,范丞丞其实一点都不喜欢黄明昊。


他讨厌黄明昊霸占着朱正廷的爱然后肆无忌惮的伤害他,他讨厌黄明昊挥霍朱正廷的爱然后去拥吻别的女人然后徒留朱正廷难过,他讨厌黄明昊玩够了想歇息的时候一转身就能看见朱正廷。


他嫉妒,嫉妒的快要发疯。




他自己放在心尖上的人啊,怎么会这样呢?不应该这样的。






但每次他撞到黄明昊和不同女生的画面都缄口不提。




都不会告诉朱正廷,他苦心给黄明昊填着洞,苦心给朱正廷的心上填着洞,苦心给自己心上打着洞。




乐此不疲。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朱正廷啊,要幸福。




哪怕,我一直在你身后。




“不哭了?明昊就那样,好玩。”范丞丞勉强勾着嘴角苍白的替黄明昊辩解“我带你去吃你一直想去的那家店?”




“嗯”朱正廷红着眼低着头,手里紧紧攥着纸巾。




其实谁都不是傻子。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范丞丞知道朱正廷喜欢黄明昊,朱正廷也能看见范丞丞眼里的深情。




他除了对不起说不出别的话。


但他又不能说破。




我们总是追逐一个不爱自己的人。






他们更不知道


刚刚和校花吻完的黄明昊冷冷地推开她,大步向前走,留下一张支票在校花兜里。


“分手费。”






他走的决绝又孤独。






黄明昊家家大业大,出身富贵的他养尊处优呼风唤雨的生活一直都在持续。




黄明昊是个不听话的孩子。


因为钱来巴结他的人从来没有断过,跟着父亲在生意场上见到的阿谀奉承也看尽花样,他鄙视那群人,他看不起别人,也从不相信别人。






这个样子持续到朱正廷的出现。




朱正廷是妈妈朋友家的儿子。


趁他们两家旅游派来管理黄明昊顺便一起生活的人。




他长得真好看,笑起来的样子真美,他不迁就自己,不讨好自己,不巴结自己,还会严厉的管自己。






他会忿忿地掐灭自己的烟头,把酒都换成雪碧,一把按黑自己正在打游戏的电脑说已经该睡觉了,还会逼着自己染回黑头发。






黄明昊最后叼着吸管吸着雪碧看着厨房里朱正廷忙碌的背影想


自己怕不是个受虐体质?






总之,他最后穿回校服,染着顺毛,以乖乖弟弟的形象,跟在了朱正廷的身边。






直到范丞丞的出现。




跟着父亲心思敏锐的黄明昊一眼就看见了范丞丞眼里的敌意和排斥。


他心里警铃大响。






他经常听朱正廷说起范丞丞,那人眯着眼睛甜甜说着别人的名字“我们丞丞啊…”




他都会用力地揪紧自己的衣角。




他赌。


他觉得朱正廷是喜欢他的,可他有时候又觉得朱正廷喜欢范丞丞。




少年特殊的自尊心让他不愿意放下。


他也怕,他怕他说出来朱正廷喜欢的人不是他,他连在他身边的机会都没有。




他赌。


他疯狂的交女朋友,刺激朱正廷。


他想在他眼睛里看见吃醋嫉妒难过。


没有。


他什么都没有看见。






少年不甘心,他不相信,他更加疯狂的交女朋友和她们接吻,他想让朱正廷示弱告诉自己。




可是没有。




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被偏爱的都有恃无恐。






“丞丞…”朱正廷突然停下筷子,慢慢把头靠在范丞丞肩膀“我有些累了。”






温热的液体顺着他的脸庞渗进了范丞丞的衣服。




范丞丞没有动,听着人儿的沙哑嗓音“我在原地等了很久,等到双脚都冻僵,我不敢走,我怕他玩够了来找我,可我知道,我等不到他了。”




没关系啊,朱正廷。
我做为一个影子,永远在你一回头就能看见的地方,你可还满意?

评论

热度(7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