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魄书生.

我们都是过客,故事才是主人_

【沐秦】逼疯韩沐伯

太戳我了
我的父母爱情!!

一只糯米粽:



韩沐伯X秦奋


两位大爷真的把我甜的不要不要的啊




------------------------------------------------


秦奋深谙一个道理,要逼死韩沐伯,只需要弄乱他的各种东西,无论是生活节奏还是生活用品,一乱即疯。


在说到韩沐伯的洁癖方面,秦奋总是有很多话可以说,常常说到让人忘记其实秦奋本身就是个处女座,其洁癖程度较韩沐伯有过之而不及,而且通常被三个弟弟要逼死,是秦奋,而非韩沐伯。


三个弟弟一来到公司,在相处了差不多一个月的时间后,就懂得了在觉醒东方的生存之道,对于秦奋,很多事情都可以撒撒娇就过去了,而对于韩沐伯,那么就相当于小学生见到班主任一样,变着法逃,实在不行就拉着奋哥一起上。


韩沐伯并不是对秦奋没有办法,但他乐意听秦奋拖着苦口婆心的脸希望自己能对弟弟好一点,通常情况下,韩沐伯都会点头嗯嗯啊啊地答应,然后摆出一张可怜兮兮的脸对着工作人员指着秦奋说,


“你看他胳膊肘又拐出去了”


这时秦奋这个social boy肯定就会伸出手把韩沐伯一揽,用着母亲拍儿子的方式在韩沐伯背上拱几下,“不拐不拐不拐,弟弟也不是外人啊”


撒娇撒到秦奋怀里,这招韩沐伯是屡试不爽的。虽然最后三位弟弟的训练量都会拐着弯被加大,但弟弟们仍觉得找了奋哥之后,韩哥对他们也宽容起来。


整个觉醒东方笼罩在一股神秘的氛围里,韩沐伯训人后找奋哥,秦奋再找韩沐伯腻腻歪歪,然后韩沐伯就是特别开心地,带着笑容教导他们把训练做一遍,无意间还多加了几组体能,但是傻弟弟们沉浸在韩哥好态度和笑容里,欣然接受。




但是傻孩子也有觉醒的一天,被套路了几个月后,受害者一号秦子墨率先发现了自己的体能训练量不减反增,找到佩瑶和左叶弟弟商量的时候,那两个还被蒙在鼓里,笑得傻兮兮地说,今天韩哥说做完一组体能就下班呢。


秦子墨气得敲了一下自己的脑袋,韩沐伯把一组体能里的内容无限扩大,一组抵得上五组,觉醒者一号放弃了和傻逼二三号辩解,找到了秦奋,气鼓鼓地说着韩沐伯不是欺负人吗。


秦奋心疼孩子,倒也觉得韩沐伯布置任务量太大是有点过分,拉着秦子墨商量怎么捉弄韩沐伯出口恶气。


结果便是秦子墨和秦奋两人合力把韩沐伯的床铺给整的乱乱的,秦奋特意从自己的房间里抽出一条短裤甩手丢到韩沐伯床上。秦奋还在嘎嘎嘎笑个不停的时候发现秦子墨的笑声消失,随之而来为韩沐伯标志性低沉嗓音,


“你们,有事?”


秦子墨怂,一下子把秦奋推到前头,吓傻了一样哇哇大叫着“奋哥找你”就跑了,推扯得太用劲,秦奋被挤得撞上了韩沐伯的肩膀,秦奋僵硬着笑脸,想挥个手走人的时候却准确听到房门被秦子墨带上的声音。


盯着韩沐伯那双明眸弯眼,秦奋吓得直发颤,依稀还记得有一次就是把这位大爷的裤子和衣服放错衣柜位置就被训了个半天,秦奋见他还没有说话的意思,壮了个胆子,


“老韩,我看啊,你这床被子挺好看的,就想试试睡睡舒不舒服”


韩沐伯眼眸又弯一分,竟没有生气的神情,就揽着秦奋肩膀的姿势一下子把他按坐在床上,


“那你可试好了”


伸手就去扒秦奋的裤子,秦奋被吓得脑子一空,边掰开韩沐伯的手边喊韩沐伯的名字。


韩沐伯故意给秦奋扯出一个带点痞气的笑容,“上我的床脱裤子是基本礼仪”


什么狗屁礼仪,秦奋撒开腿蹬着韩沐伯,蹬了好几轮空,裤子被脱下来了,身子也被韩沐伯压住。这货平时看起来瘦瘦的,压起来真的重,秦奋被韩沐伯压得不适,却又感觉得两人彼此距离太过不安全,韩沐伯因要制住秦奋的小动作而呼出的气息都让秦奋觉得太过于越距。


秦奋推着上面的人,努力想要憋出一个标准微笑,故作轻松地开着玩笑,


“挨,老韩,你不会把我当成小姑娘了吧”


果然韩沐伯翻了个身,躺在了秦奋的另一侧,没说什么。


倒是秦奋脑子里满满是刚才的情景,自己太久没有谈过恋爱,心跳过快只有在一天练舞练到极致的时候才会发生,但刚才着实地让自己这颗26岁的老灵魂颤抖了起来,韩沐伯放大的眼睛、鼻子、嘴角都在无形地压逼着自己,让自己差点沉不住气。


秦奋生气地摇了摇头,男人啊,果然都是下半身动物。


就在秦奋感觉旁边的韩沐伯安静地像睡着般,寻思着怎么找个借口就走人,那边的韩沐伯诈尸了,


“秦奋”


“挨,老韩我在,怎么了么老韩”秦奋故意模仿着小姑娘的声调耍宝地回复着韩沐伯,他总觉得今天的韩沐伯特别不得劲,该骂的没骂,声音还特别温柔,使得心里翻腾着有万只蚂蚁爬过的痒意,秦奋想把他们之间的气氛拉回来。


很可惜,这边的秦奋想演喜剧,而那边的韩沐伯却像拿错剧本一样饰演者深情男主。


“秦奋,如果你是小姑娘的话,我一定泡你”


这老韩绝对吃错药了,蚂蚁不止停留在心上,而且在疯狂竞走,踏得秦奋又麻又酥,也接不下去什么搞笑剧本的台词,没等反应过来,就被韩沐伯轻轻地抱住了。




两人横躺在大床上,秦奋被迫扭曲着姿势,头还被韩沐伯抓着靠在他的肩膀上,韩沐伯身上好闻的沐浴露味道让秦奋感觉一点都不排斥,还舒舒服服的。


韩沐伯凑近秦奋的耳旁,低声询问“给不给泡”


秦奋没反应过来瞪大眼睛,呆呆地“啊”了一声。


韩沐伯继续凑近,把气渡到秦奋的耳里,一直飘荡进秦奋早已兵荒马乱的内心,


“给不给亲”


秦奋已经没时间想他们家老韩是不是电视剧拍多了还是言情小说看多了,心头涌上的旋涡般的酥麻感已经席卷了整个身体,集中到了薄唇上,秦奋向来遵从自己内心的想法,一点不扭捏做作,凑上去啄起了韩沐伯的。


秦奋的吻来得突然且没有章法,韩沐伯咧开嘴角,手指抚过秦奋的后脑勺揉了揉一头碎发,示意他不要太急,无声地反压回去,引导着秦奋适应他的节奏,伸进舌头扫荡着秦奋的整个口腔,又退出来一下比一下轻柔地舔着他的嘴唇。


这家伙,一定在电视剧里接吻戏了吧,秦奋突然吃味,索然无味地把那个还在舔舐着自己嘴角的男人推开。


韩沐伯吃了个闭门羹,垂着头窝进秦奋的肩膀里,“你不带这样的啊”


见秦奋没说话,韩沐伯甩着头蹭了蹭秦奋的颈脖,


“说嘛,给不给泡”




“那你泡我的时候可不许亲别人啊”




FIN



评论

热度(8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