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魄书生.

我们都是过客,故事才是主人_

生日愿望

哥哥弟弟一起走花路吧!

ChiliCa:

正宝和贾宝一定一起出道啊🙏🙏


富贵有财汽修厂:



交接第四棒




【贾正】生日愿望 




by:ChiliCa




-




朱正廷生日的那天,黄明昊答应要帮他实现三个愿望。




当时宿舍里关了灯,只剩蜡烛摇曳的火焰映着两人的脸。朱正廷双手合十,闭上了眼睛,一本正经许下了三个愿望——




“第一,我希望弟弟们将来都能幸福快乐。”




“第二,我希望明昊最后一期录制的时候不要哭。”




“第三——”




朱正廷睁开眼,对着正一脸紧张盯着他看的黄明昊咧嘴一笑。




“这个,现在不能说。”




-




黄明昊一直觉得,朱正廷是一个太过温柔太过好的哥哥,是一个只要站在你面前对着你柔柔一笑你就想霸占着他,带着他走,甚至捂上他那双星子一样的眼睛不让他看向其他人的哥哥。




你看,连过生日,第一个想到的也不是自己而是他们这群弟弟。




黄明昊在朱正廷吹灭蜡烛的那刻拼了命地鼓掌,连喊了三声“生日快乐”,把心底那点小心思全藏在了响在黑暗中的这三声祝福中。




他过十五岁生日的时候,朱正廷也给了他实现愿望的机会,不过没有他这么慷慨,只是一个。




这个机会像是一根小小的金针被黄明昊抓在手里,宝贝到根本不敢拿出来用。




他不像范丞丞,能用这根金针换一箱辣条。




也不像李权哲,去用这根金针换朱正廷一个亲亲。




他不想轻易便宜了朱正廷,便一直拖着,耍赖一样晃着朱正廷的胳膊说我再想想,我再想想。逼得朱正廷次次都无奈地点他额头,说:“你再这样,我就要收回去了。”




但朱正廷没收。




甚至在黄明昊十六岁生日的时候,又给了他一个。




-




“……获得最后一个出道位的练习生究竟是谁呢?来我们看大屏幕。”




黄明昊懵着脑袋抬头,看到屏幕上朱正廷的脸之后眼泪唰就下来了。




朱正廷坐在台下倒是一脸坦然,他抓着也在候补位的李权哲的手,带着笑地凑过去跟他说话。李权哲紧张的小脸煞白,死攥着朱正廷的手仿佛是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范丞丞在黄明昊旁边,抬手狠狠敲上他的背,凶巴巴地开了口:“把眼泪擦擦,你想让正廷的愿望落空吗?”




听到这话的那瞬间,黄明昊才后知后觉明白了朱正廷这个愿望的意义何在。




他眨巴了两下眼睛,带着哭腔说道:“我不。”




“我就要哭。”




“他如果上不来,我就哭死在这里。”




眼泪在说话期间涌得更凶了。




范丞丞无奈之下也管不了许多,直接扳过黄明昊的脸给他擦眼泪,擦了两下便住了手,“你这,眼妆都花了。”




“……那他,他还不上来帮我补?”黄明昊红着眼睛,红着鼻头,翁着声音说到。




听的范丞丞也差点绷不住。




-




大屏一跳,第九到第十二的空白名单表放了出来。




黄明昊颤着手去抓范丞丞的胳膊,盯着名单表把嘴唇咬了个死紧。




不是朱正廷。




不是朱正廷。




黄明昊抬手清了清模糊的视线,看向台下去找朱正廷,找到之后不管不顾,握着拳头把他的名字给喊了出来。




本来还挂着笑的朱正廷表情一僵,接着眉头也皱了起来。




范丞丞都想抬手去捂黄明昊的嘴了。




“你别添乱了……”




“就让他们说,”黄明昊喉头梗到都快说不成话,他大口喘着气,整个人状态差到了极致,“说了整一个节目了,最后这几分钟还不放过我们吗?”




-




可,朱正廷最后还是没能走上去。




-




节目结束之后,在场的所有练习生眼眶都红了。黄明昊却在这个时候止住了眼泪,他走下台去拥抱朱正廷,力道大到恨不得就此将这个人嵌在自己身体里。




“你混蛋。”他骂。




朱正廷回拥住他,轻描淡写说了个“是”。




有人扯着朱正廷的胳膊把他拉出黄明昊的怀抱,丁泽仁从后面窜出来,拿胳膊肘捅着黄明昊说他抱朱正廷的时间未免太久了。




黄明昊吸吸鼻子,看向被拥进别人怀抱的朱正廷,苦笑一声道:“久吗?”




比起一辈子,这么十几秒……




久吗?




-




限定组合出道的前一个晚上,朱正廷去找了黄明昊。




“我请了一个长假。”他边说边观察黄明昊的脸色,“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




出他意料,黄明昊并没有因为这件事对他闹起来,甚至连表情都没有变。




朱正廷本来硬扯出来的笑容渐渐有些挂不住了,他抬手按上黄明昊的肩膀,道:“你要是有什么想说的,或者说,想骂的,现在全跟哥讲出来吧。”




黄明昊低下头,闷声道:“我没有什么好说的。”




“是吗……那,那就好。”




“你之前给我的那两个愿望,还算数吗?”




朱正廷突然有了不好的预感。




“算是算——”




“我要跟你一起走。”黄明昊盯住朱正廷,一字一顿,说得坚定无比。




朱正廷歪了下头,心脏揪着全身血脉神经,伸出去的手都抑不住地颤抖起来。




他捧住黄明昊的脸,轻笑起来。




“明昊,我这里也还有一个愿望呢。”




黄明昊大睁着眼睛摇头,呼吸变得又急又乱。




朱正廷对上他的额头,柔声道:“你不准跟。”




如果黄明昊还是十三四岁的小屁孩,他一定会拿另一个愿望让朱正廷留下来。可是,跟朱正廷一道经历了两次生存战之后,他相信朱正廷自己的决定一定是对的。




所以,即使不舍,即使难过,他还是抽噎着把之前那个愿望给换了。




“我希望朱正廷快乐。”




朱正廷揉上他的脸,笑弯着眼睛把他脸上的眼泪给蹭了个干净。




“好。”




-




限定组合出道没多久,当时最后一个进入出道名单的成员付了巨额违约金退团了。




这件事引起了轩然大波,不合论,抱团论再次被搬上台炒起来。相关的微博被粉丝轮了一遍又一遍,几乎每个成员都被波及到了。那段时间,只要搜索组合名或者任一成员的名字,都能看到撕逼战场。




公司方面收了剩余成员的所有通讯工具,暂时停了他们的活动。




黄明昊在床上安静地躺了三天,房间除了范丞丞,谁都不给进。在手机收上去之前,他看到的最后一条分析性的长微博,矛头对上了朱正廷。他想不明白,这件事为什么又把朱正廷给牵扯进来了。




朱正廷这个名字,当时节目播出的时候没怎么上过热搜,现在却因为这件跟他基本上八竿子打不着的事,热度居高不下。




“朱正廷没出道,他的粉丝气不过也就是那几天的事情吧……”




“正廷的粉丝,喜欢了那样一个人的孩子们,怎么会这样充满恶意地攻击别人……”




“黑粉人人都有,凭什么说那些是朱正廷的粉丝搞出来的……”




“我真的不懂,丞丞,我真的搞不懂。”




黄明昊翻了个身,背对着范丞丞,自个咽下了又软弱流出的眼泪。




“他心思那么细,看见了得多伤心啊……”




范丞丞听着心里也涩,他叹了口气,抬手拍上黄明昊的背。




“走,咱溜出去给正廷打电话。”




-




年轻的时候,做的很多事都是不计后果的。




范丞丞给黄明昊打着掩护让他从集体宿舍溜了出去,黄明昊急着下楼的时候没留神在楼梯后半截踏了空,崴了脚也没敢停,扯紧了帽子闷头奔到大街上,站稳的那一刻才感觉到右脚踝钻心的疼。




黄明昊小心翼翼用脚尖着地,站在街头吸着后半夜的寒风,委屈的鼻头一酸。




他跛着脚走进一家二十四小时便利店,在店员认出他的那一刻抬手压上嘴唇,眼中已不复刚进入公众视野时的青涩慌张,多的全是被逼出来的成熟和稳重。




“我能借你手机打个电话吗?”




被问的人立马点了头,拿出手机后还贴心让黄明昊进了仓库。




门被关上的那一刻,黄明昊闭眼松了口气。缓了还狂跳不止的心脏后,他捏着手机在仓库里走了几步,伤脚没一会儿把他疼出一身冷汗。最后他干脆就地坐下,一手按着伤处,一手拨通了朱正廷的号码。




等待了约有十秒钟,朱正廷接了起来。




声音有些含糊,像是刚从睡梦中醒来。




黄明昊鼻头又酸了起来,他自虐一般按了下脚踝,疼的没忍住倒抽了一口凉气。




对面本来窸窸窣窣的小声音瞬间停了,黄明昊低下头,在听到一声不怎么确定的“明昊”之后眼泪滚出眼眶砸了下来。




“哥——”黄明昊拉着声音撒娇一样地喊,像是这样就能瞒住他过重的鼻音一样,“你睡觉啦?”




“……嗯。”




“你现在在哪呢?在家吗?”




“我在——温州呢。”




黄明昊被逗笑了,没想着去追究朱正廷这话的真假,他松了按着脚踝的手,拿开手机吸了吸鼻子,又继续问道:“好玩吗?”




“好玩。”




话到这里,两边同时陷入了沉默。黄明昊捂紧了手机,贪念一般去捕捉朱正廷的呼吸声。




直到半分钟后,朱正廷问他为什么要拿别人的手机来给他打电话。




“我……我那个,我手机摔坏了。”




“是吗?”




“嗯。”




“明昊,我看到新闻了。”




黄明昊心跳顿时漏了一拍。他有些无措地舔了下嘴唇,不知道要如何接话。好在朱正廷继续说了下去,没有让他们之间的对话重归沉默。




“你别担心我,我过得很好。”




这话的意思是,连不好的那些消息也都看到了。




黄明昊突然心疼的无以复加,心理的疼痛完全把生理的疼痛压了下去。




他张开嘴,别开头无声地嘶吼起来,呼吸又急又乱,吵得他自己都头疼。




“明昊。”




朱正廷又开了口。




“你说句话。”




黄明昊说不出来。




他怕一开口就把自己的脆弱暴露的一点不剩。




朱正廷等了十几秒,像是也猜到了这边的情况,没有再逼着黄明昊出声。




“你,你照顾好自己,哥有时间就回去看你。”




黄明昊拼命吸着气,一个“好”字都说的支离破碎。




-




凌晨三点半,当红偶像Justin,在一家二十四小时便利店的仓库里,以黄明昊的身份哭得声哑力竭。




-




黄明昊十七岁的生日撞上了巡回演唱会。




队友们把生日会搬到了舞台上,会场暗了灯光,三千多人合唱了生日歌。




生日蜡烛的烛光映着黄明昊的脸,他垂着眼睛想了一会儿,突然抬手喊了导演上来。




“我想——”黄明昊凑在导演耳边,小心提出了自己的想法。




这个想法有些出格,导演犹豫了好一会儿后还是在黄明昊紧张又期待的小表情下点了头。




“我刚刚对着我们导演许了一个愿望。”黄明昊回到队友身边,笑得像个讨到了糖吃的孩子,“我想给一个挺久没见的哥哥打个电话,让他对我说声生日快乐。”




范丞丞立马就猜出来了黄明昊要给谁打,当即后退一步在黑暗中无语地翻了个白眼。




工作人员拨通了号码,全场屏息听着响彻舞台的通话等待音。




没几秒,台下出现了一阵小骚动,但很快就歇了,没能引起黄明昊的注意。他耐心等着电话被接通,手指头不安分地抠着手中的话筒。




“哎,明昊啊。”




朱正廷的声音一响起,台下便沸腾了。




黄明昊也激动的两手一抖,他笑着看向远方,好似可以这样隔着夜空看到朱正廷的脸。




“噢,朱正廷!”黄明昊没大没小地喊了一声,随后笑得更开心了,“我今天过生日!”




“嗯?居然是是今天吗?”




“呀!”




“哈哈哈哈开玩笑,生日快乐明昊。你那边好吵啊,在做节目吗?”




会场渐渐静了下来,所有的人都不约而同放慢了呼吸听着这两人的对话。




黄明昊一直笑着,被朱正廷逗急了大叫着打断对方的话的时候也依旧笑着。




一来二去聊了几句,黄明昊舔了下嘴唇,声音突然正经起来:“我之前有个愿望,一直拖着还没告诉你,现在能说吗?”




朱正廷沉默了一会儿,声音也跟着正经了起来:“你说。”




“你能……你能来看我的演唱会吗?”




刚刚拨电话时产生骚动的那一小片又发出了声响,因为离舞台很近,这次黄明昊注意到了那里。




“啊……”朱正廷的声音适时响起,尾音愉快地扬了起来,“看来我很有先见之明。”




一束追光打到了台下,正对着刚刚发出骚动的那一小块,大屏幕上也显出了那一片站着的粉丝。




范丞丞盯着大屏看了一会儿,扭头无声地说了句“卧槽”,然后跟同样震惊到张大了嘴巴的蔡徐坤面对面幼稚地拉着手蹦跶了起来。




黄明昊在认出屏幕中央用手幅遮住大半张脸,正拿着手机打电话的人之后,惊到差点摔了手中的话筒。




朱正廷举起手幅,笑着对黄明昊摇了摇。




“2排19座,知道多难抢吗?”




-




朱正廷结束了假期,回公司准备新团出道。




一个月后,范丞丞和黄明昊结束了限定组合的活动,正式投入了新团的出道准备中。




组合先行曲发出后,黄明昊堵住了从录音棚出来的朱正廷,不由分说抬起手臂给人来了个壁咚。




走廊无人,朱正廷绷着笑看向又是一副紧张模样的黄明昊,挑眉问道:“做什么?劫财还是劫色?”




黄明昊不说话,又用另一只手去抬朱正廷的下巴。




“这里没有摄像头。”




朱正廷故意逗黄明昊,看到后者因为他这句话一点点红了耳尖之后得逞地笑了起来。




“演唱会那天,你实现了我十六岁生日的那个愿望。”黄明昊贴近朱正廷,故意摆出的霸道模样因为通红的脸少了大半的气势。




朱正廷挂着笑看向他,满眼温柔。




“那我,我还有个十七岁的愿望……”




“你说。”




黄明昊舔舔嘴唇,抬眼一下一下瞄着朱正廷的脸。




“我十七岁的愿望就是——”




“以后不管你去哪,我都要跟着。”




“我,我不劫财,不劫色。”




“我劫人。”




朱正廷哑然失笑,他抬手去抹黄明昊被舔掉了一大半唇膏的嘴唇,点头回了声“好”。








END.


评论

热度(8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