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魄书生.

我们都是过客,故事才是主人_

皆应是你.五.(连卯.)

发现为什么一到周六就写不出长长的文,今天又是一篇很短小的文!
明天准备好好写(接着虐郭得友hh,没连化清戏份),今天请大家在底部评论,最后结局想要怎么个幸福法啊。

要告诉你们一个坏消息,就是下周六学校开运动会停更……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然后另一个坏消息就是,十一的话更新两次或者一次,然后等我第一次月考之后再更新,但是我不会弃坑的,因为有这么多小可爱们等着我,可能就是会等的比较痛苦……🙏🙏🙏🙏🙏🙏🙏🙏❤❤❤❤❤sorry



五.你就在梦里.

回到了熟悉的家,丁卯每天却茶饭无心,每每躺在床上,脑海里浮现的都是连化清那双勾人的眼睛,挥之不去,一直清晰的被丁卯印在了心里。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只是觉得,自己的心好像也被那魅惑的双瞳给勾走了。

很庆幸的是,郭得友的陪伴可以他的苦闷消散一点。

他还记得,在回家第二天的清晨,自己从睡梦中被吵醒,迷离的睁开眼,眼中出现了一个喜形于色的郭得友,隐约有些朦胧,但是无比真实,他顺从的被来人圈进怀里,嘴角微微扬起。

原来,大家都在等我回家。真好。

之后呢,大少爷觉得是时候负起自己会长的责任,回漕运了。

鱼四自然也是高兴的不行,可当他问起丁卯在了哪里,过的怎么样时,丁卯也只是会拿好多事搪塞过去,实在不行,就支支吾吾的应付几下,却也没吐露出关于连化清的半分。

每天送来的成摞的文件,要解决的码头纠纷,要处理的公务,要出席的晚宴……工作占据了丁卯的大部分生活,而剩下的部分时间,他则会和郭得友小神婆他们一起去街边吃小吃,亦或是回龙王庙呆着,有个聒噪的师哥一起,也不会太过孤单。

他用忙碌取代了对那人的想念,逃避一般,不再回忆过往。

生活一如既往,无比寻常,却又好像少了很多很多……

郭得友终于忍不住了,他知道丁卯不可能无缘无故的消失小半个月,但是丁卯自己没告诉,他也一直没问,可是,这好奇的种子一直埋在心中,终于,在那个下雪的夜晚破土而出,生出幼芽。

窗外雪花飞扬,堆积在了窗框上,亮晶晶的,好像作装饰用的凉凉的宝石,屋内,发黄的灯光溢满房间,把每个黑暗的角落都照亮。

皮肤白皙的那人靠坐在窗边,望着远处白茫茫的一片,分不清天与地,哪边是哪边。

郭得友眉头微微皱着,轻柔的开口:“说吧,那些天,你去哪里了?放心,师哥我不会说与别人的。当时,我们把整个天津城都翻遍了也没发现你……”

沉默了好一阵,长到郭得友以为自家师弟生气了的时候,对面的人才慢慢转过头,疲惫沙哑又格外委屈的开口:“师哥……”

郭得友一愣,他清楚的看见,泪滴无声在他心尖上的少年的脸庞滑落,他很少他叫师哥,但今天,他唤了;他很少哭泣,但今天,他哭了。

郭得友一步迈过去,搂住了令人心疼无比的丁卯,把他的头扣在自己胸前,任由他的泪水蹭在他衣服上,郭得友这次一句都没说嫌他脏,只是不断的用手揉着褐色的卷发,一边安慰道:“别哭了,师弟,没事了,我在呢……”

从此,郭得友再也没提起过丁卯消失的日子,因为他觉得,丁卯回来了就好,没受伤就好,还是原来他愿意宠着的那个傻师弟就好。

午夜,丁卯在床上翻来覆去,恍惚间看见连化清走进了自己的屋子,冲自己勾嘴一笑,似乎在招呼自己过去,他不自觉的伸出手触碰,可那人的身影却又一瞬间消逝在冰凉的空气中,指尖,只有漫长的黑夜。

原来,是梦啊。

“我一生荒芜 唯记得同你在一起时笑的盎然肆意 哭的酣畅淋漓 再也遇不到像你这么难忘的路人.”(网络句子)

评论(3)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