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魄书生.

我们都是过客,故事才是主人_

皆应是你.(连卯)四

咳咳咳咳,虽然进程快了点,突兀了点,但是我觉得小虐怡怡情也很好,哈哈哈谢谢亲爱的们支持,明天又要交手机了(。•́︿•̀。),今天写的字数还kuo以,大家凑合凑合看吧,也不知道自己写的咋样,其实原来也写过别的文,但是皆应是你是我第一篇发表的,看到这么多小可爱支持我是真真真真很激动啊♡

不多说了,发文!



四.希望你快乐.
丁卯做了个梦,他梦见自己回了家,师傅回来了,父亲和天明哥还在,他跟郭得友还有小神婆一起吃着炸果子,喝着豆浆,谈天说地,互怼调侃。

他想,也许这就是生活最美的姿态,自己爱的和爱自己的人都在,陪伴在身边。

随着呆在连化清家中的时间愈来愈长,思念之情就愈加深厚,一滴滴的,在丁卯心里慢慢汇成了一片海。

丁卯一觉睡醒后,做了一个冲动的决定:他今天,现在,马上,就要离开这里!回家!

他洗漱好后,穿上了自己被抓来时的那件衣服,他不想带任何东西离开,只有这样,他才能使亏自己欠连化清的心情轻松一点儿。

他也想不明白,明明是被强行带来的,逃回自己家很正常,可是这心虚和愧疚之情却从心底无由的迸发出来,填满了整个心脏。

他犹豫了一下,最终大步走向门边,在离门很近的地方藏下,等待着教徒休息时,钻空子逃走。

但是,事情的发展有时候并非与预想的相同。

一个声音冷冷的从背后响起:“你干嘛呢?”

突然出现在自己身后的连化清吓得丁卯打了个哆嗦,背上已然有了一层冷汗。

丁卯转过头,看见连化清的脸色格外难看,于是,试图转移话题,装作一脸委屈的样子,:“你,你怎么走路没声啊?吓死我了。”

当然,他不可能成功。

“我问你你干什么呢!?”连化清的声音明显大了三分,眉毛也紧皱起来。

连化清无法想象,自己对丁卯这么好,为什么他还是会想家,想漕运,哦,不不,他一定是想那个该死的郭得友了。

说是委屈无奈,其实是连化清一肚子的嫉妒罢了,他不想承认,也不敢承认。

丁卯被吼的愣住,转而生气的回道:“你凶什么啊?我想回家不行啊?凭什么你就把我天天囚禁在这里?你有什么资格?你以为自己是谁啊?”

气撒够了,丁卯有些后悔把话说这么狠了。当他无比清楚探见了对面男人眼睛里弥漫的受伤时,心毫无征兆地疼了起来。

于是丁卯连忙伸手想去挽上连化清的胳膊, 张口解释:“我……”

话还没有说完,就被连化清侧身躲开了他的手的行为震惊了,他不敢相信,连化清就这么躲开了自己主动伸过去的手。

连化清声音平静的出奇却不再有一丝温度:“滚。”

接着,他一挥胳膊,守门的教徒恭敬的退下,把门裸露在丁卯眼中。

连化清一脸自嘲的眯眯眼,转身,步伐凌乱的走了,这背影看起来竟格外凄凉萧索,因为一个心上人,落魄到这般地步,可谓,溃不成军。

丁卯想道歉却怎么也不好意思低头认错,而且还在气头上,就义无反顾地梗着脖子,一步一步走向门边,头也不回的离开。

回房间的路很短,可是连化清每走一步腿好像都被荆棘缠住,痛得他无法呼吸,挣扎却毫无意义。

“这心痛,竟比蛊虫更能侵蚀人心……”

难熬,痛苦,悲伤,不忍,却又无法表露,只能表面故作轻松。

只因为他是那个需要高高在上,冷酷狠辣的教主,拥有这个称号就注定了一生便不能像平凡人一样为自己而活,有使命就必须去完成,伤心落寞只能封锁在心里,等待着被时间慢慢拂去。

“既然,只有回家才能让你感觉到人世间的爱和温暖,呆在这里只有痛苦的话,我便放你走,希望你能快乐……”

是夜,连化清的房间里,没有开一盏灯,因为也只有这样,才能掩藏起他那溢满悲伤的脸庞,他闭着眼睛,一滴泪水无声的从眼角滑落,他自己也没有想到,堂堂魔古道教主竟然也会哭?

/天空有些暗了暗的刚刚好,我难过的样子就没人看到,你别太在意我身上的记号/(推荐你们边听边看啊嘻嘻)

丁卯就这么不知疲倦的大步走着,穿过树林,踏过草坪,最终脚步在离龙王庙大约十米处停下,月亮被云雾遮挡住,只露出尖尖的一脚,几丝微弱的光线勉勉强强能看出个门的形状,他按着记忆中样子,摸了个大概,推开破旧的木门,走了进去。

夜深,郭得友应该早已睡着,丁卯也没有想与他畅谈一番的心思,于是轻手轻脚的上了二楼。

终于如愿以偿的躺在了自己那张松软的大床上,每一块布料都有着熟悉的家的气味,预想着本该高兴激动,可现在心脏却好像空了一样,只有失落。

起身,拿起橄榄罐,往自己嘴里塞进一颗橄榄,却又在一秒钟之内吐在了地上。

‘呸呸呸!这橄榄怎么是苦的?’丁卯在心中暗暗叫道。

他心中烦躁的很,干脆一头栽在床上,用被子蒙住脑袋,把烦心事抛到九霄云外去,强迫自己睡觉。

其实,孰不知,橄榄不苦人心苦啊?

评论(2)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