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魄书生.

我们都是过客,故事才是主人_

皆应是你.(连卯)三

对不住了,我的亲爱的们,这章很短小,我有点不舍得虐他们,差不多下一章或下下一章准备开虐.
谢谢你们的等待和支持。爱你们❤
期待你们的评论,我回来啦.
明天多更……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




三.我的意中人.
已经来了两个星期了,丁卯还是适应不来这每天足不出户的生活。

现在他才发现,没有繁忙的工作和离奇的案件来烦扰他,他所谓是无所事事,百无聊赖。

原来,这生活啊,还是每天充实的好。

这几天里,丁卯又把经历的事细细想了几遍,然后他发现了一个巨大的秘密。

连化清这人神经不正常。

抓自己来不惩罚不打不骂不侮辱,还好吃好喝的供着,而且每天都往外走,也就晚上不定时来看看,白天就像这家里没他这个人一样,只不过就是多了一张吃饭的嘴罢了。

丁卯开始想家了。他想漕运,想胡总管,胡婶,想逝去的爹和他的天明哥,但他现在更害怕郭得友因为担心他,每天出去寻他自己再出了什么危险。

于是丁卯便每天都盯着门边守卫的站岗情况。他在准备着,等哪一天有机会,自己一定要成功溜走。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连化清这么敏锐的眼睛当然捕捉到了他这一举动。

一天晚上,丁卯洗完澡正准备上床睡觉,连化清走入了他的房间,现在丁卯早已习惯他时不时的到来,没有半丝惊讶。

丁卯一边用浴巾擦着湿漉漉的卷毛,一边抬头问道:“怎么了?有事?”

连化清的思绪跟着那从发间滴下的水珠飞落,他正在想怎么打消丁卯想离开的念头,教训和威胁的话到嗓子眼时,却变了一个模样。他轻启薄唇,声音平淡而温柔:“没事,就是想看看你了。”

看来,自己还是忍不下这个心啊。

丁卯脸一红,紧张的不知道说什么好,就一直闭口不语。气氛暧昧,压的丁卯有些喘不上气,但好在,连化清丢下这句话就转身走了。

丁卯长吁了一口气,‘我这是怎么了?以前在德意志的时候同学之间也总是这么说,当时可没觉得这种简单的话语哪里奇怪,怎么来这里就脸红上了……’

一定是天太热了。对,就是太热了。

丁卯用手扇风,给自己的脸降降温,然后快速倒进了被窝里,开始睡觉。

房间里的灯都已经关掉,黑暗又寂静,一个男子身影隐藏在这黑暗中,但是从那魅惑的双瞳中发出的光却好似夜空中闪耀的星星,明亮,让人着迷。

那人的目光尽头,是已经睡熟了的丁家大少爷。

安静的睡容,白皙的皮肤,可爱的卷毛,高挺的鼻梁,粉红的嘴唇……长的真好看,哪里都好看。

连化清理智的意识到,自己的心好像在这相处短短的几天里,住进了一位唇红齿白的少年。

海底月是天上月,眼前人是心上人。

我该拿你怎么办呢?我的大少爷。

评论(7)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