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魄书生.

我们都是过客,故事才是主人_

皆应是你.(连卯)第二章

我来啦,明天又要交手机了,亲爱的们对不起啦,因为我现在初三课业忙忙到停不下来,这一星期都不会更了,下周尽量多写点,希望你们别怪我。爱你们哟♡(๑❛ᴗ❛๑)

好啦!!!第二章来啦,客官请品尝,有什么建议和关于剧情走向的讨论都可以砸过来,下周六一起回复。




二.麻烦精.
不出意料的,连化清听到了丁卯倒地的声音,他没有想到的是,这么多年走过来他一步也没有回头,而今天仅仅因为这一声“咚”,却引得他心头纠起,好似被人打了一拳,正中心口,无由的心疼担忧。

不禁转过身,又大步迈回到丁卯身前。

原先脸色红润皮肤白皙的大少爷现在早已面如土色,身体因为寒冷紧紧蜷缩在一起,额前的小卷毛也被汗打湿,附在脑门上。

啧啧,真是让人心疼啊。

鬼使神差般地伸出手,把地上的可怜人儿扛在肩头,向石洞尽头缓缓走去。

与此同时,郭得友废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把阻碍视线的一块重石搬走,刚好看见了连化清抗走自家大少爷的一幕,愤怒似火一般升腾,燃烧。

再仔细看,郭得友发现从丁卯身上一直有血滴出,“滴答滴答”淌了一路,在石路上留下一道可怖的鲜红血痕。

“该死的,竟然敢动丁卯,当我这个超凡绝伦的人中龙凤是吃素的吗?当我这师哥是不存在嘛?”郭得友咬着牙,狠狠的吼道。

可身披黑色长袍的男人好似没听到一样,继续带着丁卯往远处走去。

“你给我站住!把丁卯放下来!”郭得友急了,扯了最大的嗓门喊出口,声音大的好像都能把洞震塌,响彻云霄。

对连化清来说完全没有任何作用。

没有造成实际威胁而故作威风的行为都是愚蠢。

丁卯再睁眼时,眼前的一切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身体躺着的不再是冰冷的石板,而是舒适温暖的大床,床垫也很软,不是龙王庙。他又伸手触摸,被子是上等布料的,但一定不是自己家的。

那么,这里是哪里?我又是怎么来的呢?

抬眼看去,墙壁的装修很是讲究,复古又精致的钟表和壁灯显示出了主人的高品位。而红木桌子上摆放的动物标本不是一般人家可以弄到的,就算是有钱人家想要,不借助关系估计也不可能。

那么这里是……

正在丁卯胡乱猜想时,声音从别的房间飘过来,人未到声先到,“醒了?现在觉得怎么样?”,一语过后,丁卯准确无误地猜出来了来人。

连化清。

丁卯下意识的伸出手去摸肚子。身上一阵战栗。结果却有些出人意料。

咦?缝上了,看样子,应该也消过毒抹过药了。

‘可是,他初次见面时就划破了我的肚皮,却又将我带回来安置在这里,还缝好了伤口,救了我的命,到底有什么目的?’丁卯觉得越发看不透了。

连化清看坐在床上的大少爷一声不吭,脸色不阴不晴,以为他身体不舒服,便一把将他拽了过来,伸出手,探在额前的卷毛底下,试温度。

没有发烧的迹象, 那这大少爷又犯什么毛病?

正当连化清开口之际,丁卯用力挣脱了连化清的手,还准备瞪他一眼,可这刚要瞪,就看见了连化清脸色阴沉的看着他,似乎非常不满。

原来啊,刚才这一动作太过亲密,大少爷不好意思了,怎么想怎么觉得别扭至极,他被拽过去时一抬眼就看见了连化清迷人的喉结,羞得他满脸通红,所以才挣脱。丁卯也不知道今天自己是怎么了。

突然,连化清向丁卯扑来,一只胳膊压在墙上,另一只竟大胆的勾上了他的下巴。

连化清稍一用力,把丁卯脸抬高,自己欺身压上弯腰凑近,两人之间近得不到5厘米,好似一会就要亲上。

“怎么?不待见我?”连化清勾了勾嘴角,手在丁卯细腻的皮肤上来回抚摸。

丁卯气的身子直颤抖,“别碰我!”。

连化清不再戏弄他,站起来转过身,背过手站着,冷哼道:“你还真是有胆量,看来我这救命恩人可是白当了。”

丁卯撇撇嘴,他知道连化清有些生气,也知道惹怒他的后果,索性低头一次,“那就,谢谢了吧。”

连化清歪着头邪魅一笑,“睡了一天了,估计你也该饿了,想吃点什么吗?”

一提到吃的,大少爷两眼直放光,“我……我想吃街角的那家馄饨,或者烤鸭?不行不行,烤鸭太油腻了……”

连化清现在已经一脸黑线,不愧是漕运的大少爷,吃个饭都这么多事,哎,要怪就怪自己那天不知道错了哪根筋,拐回了这么一个麻烦精。

连化清用手捏了捏自己的眉心,被丁卯叽叽喳喳吵的脑袋疼,无奈而好笑的应道“好,你想吃什么都行,直接告诉下人,让他们把喜欢的一并买回来就是了。”

他也许自己都没有发觉,现在他这张脸可是溢满了温柔与宠溺。窗外阳光正好,映射在他脸上,明亮又温暖。

评论(5)

热度(28)